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鞍山一中新闻网 >

《芳华》背后,以血染的青春为中国“破冰”

岁末年初这几天本该是向前看的日子,人们不约而同的不是向前展望未来,而是向后看,找回自己的芳华十八。

 

这或许就是电影《芳华》给2017年的最大贡献。当时间的脚步再度迈进一段布满了混沌、迷雾的泥淖,这部影片掀开了历史的一角,让我们窥探到四十年前一代人的无助、迷惘和憧憬。

 

乍暖还寒的时代

 

电影《芳华》呈现的虽然是象牙塔里的军队文工团生活片段,然而这是中国从毛-泽-东的革命时代向邓小平的消费时代过渡的特殊历史阶段,其中折射出来的历史片鳞让观众,特别是六十岁左右的人,找到了当年自己的身影,从而引起了强大的历史共鸣。

 

这两天狂晒的芳华十八,不管如何自恋和矫情,那些青春靓照里的革命口号和朴素衣着,暴露出那个时代的本色。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一度轰轰烈烈砸烂“旧世界”的革命豪情已经消退,成千上万城市青年被流放到边远贫穷的乡村去消磨青春。人们在凌冽寒冬中平静地等待着春天的来临。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中国领导层旋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江青(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以及她的亲信张春桥(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王洪文(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姚文元(时任中央委员)被宣布为反党集团“四人帮”而遭逮捕。

江青被押上审判席的画面


华国锋及叶剑英等元老掌握了中央大权。随后,邓小平于1977年7月21日第三度复出,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兼解放军总参谋长。

 

1977年,邓小平复出时的照片


当时虽然最高层的政治已经出现了根本性的颠覆,但整个社会犹如乍暖还寒的初春,军队和普通民众的生活方式并未有什么大的变化。生活仍然压抑,物质依旧贫乏。


春寒仍料峭,却常有拂面春风。长年政治运动的风声鹤唳渐渐远去,政治挂帅板结了的社会微微回暖。萧穗子收到了父亲平反的消息,高干子弟陈灿带来了双卡收录机和邓丽君的歌声,恢复高考的消息也传进了军营。

 

1978年12月18--22日,中共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全党全国的工作重点从阶级斗争转移到经济建设上面来,要搞“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四个现代化”。

 

然而,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积累的大量冤假错案,十年“文革”大闹革命所付出的巨大经济代价,阶级斗争制造的复杂社会矛盾,叠加上农民要吃饭、工人要工作、知青要返城等棘手问题,犹如河床里坚厚的冰层,挡住了政治、经济和社会向前流动的河水。

 

  用一场战争为中国“破冰”

 

当时,要开创改革开放的新局面,必须有两大突破:第一,要赢得美国、西欧和日本等国际资本的支持,使中国获得经济建设的资金与市场;第二,是建立邓小平的权威,使重建社会活力的政策得以推展下去。如何“破冰”,直接关系到邓小平等元老能否掌握和开创中国未来的新政局。

 

1969年,中苏爆发珍宝岛战争之后,美国总统尼克松就接受其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的建议,采取新的战略,即联手中国对付苏联。

 

1971年10月26日,在美国默许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了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位。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突然访华,双方于2月28日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冷战的平衡被打破,中美开始携手对付苏联。

 

1973年1月27日,在中国的强力斡旋下,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会议四方(越南民主共和国、美国、南越反政府武装(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越南共和国)在法国首都巴黎正式签署了《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巴黎和平条约)。

 

随后两个月内,美国军队全部撤出越南,中国也停止援助北越。但不久越南共产党就撕毁和约,在苏联的支持继续攻打南越,并在1975430日攻占南越首都西贡,197612日实现了南北越统一。


 越南是中国的传统盟友,可以说是中国一手扶持壮大的政权。从1950年到1973年,中国援助越南共产党先后打败了法国的殖民统治和美国支持的南越政权。但是,在1975年南北越统一之后,越南却全面倒向苏联,视中国为其敌人,并野蛮驱赶生活在越南的华人华侨。19781225日,越南更出兵柬埔寨,推翻了当时中国在东南亚的最亲密盟友红色高棉政权(相关文章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扒一扒那些翻脸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在1978年12月到1979年1月间,苏联及其支持的东方盟友越南接连出兵入侵柬埔寨、阿富汗,并支持伊朗伊斯兰革命。苏联势力的强势扩张,令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十分惊恐,但却无力反击。

 

在这个关键时刻,邓小平决定与美国、欧洲、日本站在一条战线上,建立“国际反霸统一战线”,让美国和欧洲人认识到中国的份量。


他说:“欧洲人总是希望我们有一定份量,能够帮助对付苏联,使苏联不敢为所欲为,软弱的中国不是它所希望的,我们希望的强大欧洲,它希望强大的中国。为什么国际上愿意拿钱、设备,帮助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就是强大了可以牵制苏修,假如你软弱,帮助你有什么用?有什么意义?”(摘自1979年3月16日《邓小平在中越边境作战情况报告会上的讲话》)

 

1978年12月8日,中央军委就已经决定与越南在边境打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1979年1月28日到2月6日,在邓小平访美期间,他跟美国朝野都透露了准备打越南的计划。美国虽然口头上反对,但却为中国提供了军事情报的支持,把中国最担心的苏联军事部署和调动情况透露给了中国。

 

1979年2月17日,中国出动了广州军区、昆明军区和成都军区的9个军22.5万兵力从广西、云南约500公里边境上向越南展开全面进攻,突入越南纵深20至40公里。据中国军方统计,该战争造成8100名中国军人牺牲,2.3万人受伤。越南方面死亡官兵52000多人。

 

出征前的战斗动员


战场中一个战士救助受伤的战友


中越战争之后,美国立即把中国视为准同盟关系的战略盟友,中美关系进入十年蜜月期(相关文章让历史告诉你,谁才是中国真正的朋友)。中国与欧洲和日本的关系也迅速升温。这就为新时期的对外开放和引进国际资本,以及开拓国际市场创造了黄金机会。

 

而在国内,也通过这场战争,把军队的弊病暴露无遗,让邓小平有机会调整军队领导层和改革军队指挥系统,把军权从华国锋以及“文革”时期崛起的将领手里转移过来。邓小平从此成为中国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他的改革开放政策才得以推行下去。

 

因此,中越边境战争就是邓小平的“破冰”行动,既破解了1949年以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与政治封锁,也破除了国内毛派对改革开放的阻挠。中国从此正式进入邓小平时代,也就是大力追求物质消费的改革开放新时期。

 

  血染的青春并不浪漫

 

安梁的家乡邻近第41军的军部驻地。1976年到1980年间,每年都有几批集训的部队驻扎在我们村子里。那些穿着军装的青春帅气兵哥哥很让村里的姑娘们春心荡漾,传出过一些没有结果的爱情故事。

 

当中越战争打响之后,家乡也有一点紧张的气氛。不过,很快就看到了部队凯旋的车队。然而,往年那些欢快的笑声少了,常常听到他们讲一些战场上的残酷故事,以及失去战友的伤痛。

 

在那个时候,所有的媒体都是颂扬战争的伟大胜利和战士的英雄事迹,而具体的战斗场面几乎是国家机密,并不为外人所知。

 

前线救治伤员的女护士


1982年,在大型文学刊物《十月》第6期上发表了部队作家李存葆的中篇小说《高山下的花环》。这是李存葆根据19792月中越战争中一个基层连长的真实故事写成的小说。顿时让人们看到,在血色战争背后的不是浪漫玫瑰,而是淋漓的鲜血。在战斗英雄的生活里,充满着现实的冷酷和无情。

 

1979年,政府对在中越边境战争中牺牲的烈士抚恤金标准是:师级700元、团级650元、营级600元、连排级550元、班战士500元、民工470元,病故者降低100元。由政府一次性向烈属发放。

 

边境地区埋葬烈士的墓园


当时,这笔钱可以在农村购买一头牛,或者凭肉票购买600斤猪肉,或者三架凤凰牌单车。

 

1980818日,国家民政部和财政部下发通知,决定对牺牲烈士的抚恤金在原来基础上各提高300元。对于失去子弟的破碎家庭来说,用生命换来的抚恤金实在是杯水车薪。

 

而数万名像刘峰、何小萍那样的伤残军人,他们的美好青春因为这场战争嘎然而止,人生从此开始步入严酷而漫长的跋涉。

 

《芳华》中刘峰与何小萍在一起的剧照


不少地区把伤残军人作为包袱,没有安排他们工作,有像刘峰那样忍受城管盘剥的自谋职业者,一些城市甚至出现佩戴军功章的乞讨者。


后来,经时任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徐向前元帅和解放军总参谋长杨得志的努力,国务院重新下发文件,要求地方给伤残军人安排工作。但在90年代末的下岗大潮里,许多被安排在企业的伤残军人失业了,有些人甚至失去了生活来源,仅靠微薄的政府救济过日子。

 

这些军人用自己的芳华为中国的发展打下了一个新世界,使绝大多数社会群体都从中受益,而他们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记得在大学毕业前夕,校园里突然流行起徐良演唱的歌曲《血染的风采》: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当时,这首歌曾令我和许多年轻人热血沸腾。但是,当看到刘峰、何小萍的遭遇,看到伤残军人的蹒跚身影,更多人感受到的是他们的伤痛和酸楚,因为血染的青春并不浪漫。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