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商都汽车网 成功保险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鞍山一中新闻网 >

2girl1cup:湘军“战神”田兴恕:从来飞将不封侯

在湘西凤凰,当地有“文有沈从文,武有田兴恕”一说。沈从文自不必说,田兴恕又为何人?

田兴恕于1836年出生于凤凰县麻冲乡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去世早,母亲为生活所迫,带了两个儿子来到凤凰县城,替人洗衣浆裳,田兴恕也给财主家放牛。日子过得艰难不说,孤儿寡母还被人欺凌。

三生教育网

凤凰县地处湘黔边界,是管辖大湘西20余县的苗疆边界重镇,尽管湘西风景秀美,可在当时,这并不能解决实际的吃饭问题,凤凰的青年男子便多以入伍为出路。险恶的自然环境塑造了凤凰人彪悍的性格,士兵们作战勇猛、不惜命、不怕死,战斗力极强,因凤凰县之前叫镇筸(gān),因此城中的士兵们也被称作筸军。在历史上,曾有“无湘不成军,无筸不成湘”的说法。由此可见湘西凤凰兵士作战之勇猛了。

穷则思变,一眨眼田兴恕就长到了16岁。碰巧那年遇上筸军正在招兵买马,苦水泡大的田兴恕,很自然地就去当了兵。

24岁的封疆大吏

1852年的阴历七月,太平天国西王萧朝贵率军来攻打长沙,长沙城里百姓一片惊慌,田兴恕所在的湘西筸军此时被调来驻守天心阁。由于作战勇猛,被巡抚骆秉章器重,骆巡抚看他小小年纪有如此血性胆魄,委任他做了哨官,田兴恕从此就当上了长官,手下也有几十百把号士兵。一次浏阳告急,田兴恕招了一百多兵丁,多半是自己的同乡凤凰人,将浏阳顺利解了围,他也由此开启了军人的辉煌之旅。

从这时起,田兴怒率领湘西子弟兵500人,号称虎威营,隶属于湘军将领肖启江。此后,这支人马在田兴恕率领下,转战湖南、湖北、江西、浙江、江苏、福建、安徽、河南、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各省,所向无敌,进而被命名为“虎威常胜军”,史称其“勇果名天下”。虎威营的兵勇喜欢在左臂刺上“虎威常胜军”的青字,攻城格斗时,常赤裸左臂,挥刀跃马,敌方见之丧胆。筸军成了湘军中最精锐的部队,“无湘不成军,无筸不成湘”因此而来。

田兴恕能征善战,敌人望之披靡,逐渐成为湘军中如“战神”一样的一员虎将。

咸丰十一年(1861),田兴恕带领他的箪军初步平靖了让清廷一直头疼不已的贵州,朝廷进一步实授其贵州提督,并诏授钦差大臣(这表示他的命令代表皇帝,较之同类级别的大臣地位更高)。令他掌握贵州军事大权,全力督剿平乱。此时田兴恕年仅24岁,就成了封疆大吏,可谓年轻有为。

和洋教士干上了

1861年的3月20日这一天,法国传教士、天主教贵阳教区的主教胡缚理得到了“传教士护照”,他拿着清政府颁发的护照,忍不住手画十字感谢上帝。胡上任的时候,英法联军已经大获全胜,所以他是以胜利者的姿态进入贵州的。一到贵阳,胡主教就宣布“为我主拓荒苗疆”,大建教堂,广招教徒。无论何人,只要入教即可得到粮食补贴,更重要的是,遇到邻里纠纷,教会还帮忙打官司。有了“洋青天”撑腰,族长说话就不管用了,诉讼案件越来越多,而且基本上都是教民获胜。这样一来,教徒和非教徒之间的矛盾急剧恶化。

洋神甫还规定:入教的人只能祭拜“天主”,除此之外,一律不准拜祭。这简直就是“无君无父”的理论,信奉儒家思想的地方士绅们自然无法接受。另一方面贵州地方团练乡勇是抵抗所谓乱民暴动的主力,是依靠宗族血缘关系建立起来的武装团体,“天地君亲师”是乡勇凝聚力的关键,不拜祖宗、不信关公、不尊师长,乡民就没办法拢成一团。天主教搞的这一套,从根本上动摇了团练的基础,教堂多了一个教民,团练就少了一个乡丁。教会的骨干分子.要么是洋人,要么是外乡的流浪汉,要么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没有多少家庭牵挂。因此,他们对本地是否会被“乱贼”攻占并不十分在意,当乡勇在城墙上浴血奋战的时候,教民却在教堂里“领圣餐”“唱圣歌”,他们认为,教会能够保护自己的安全。

故而在战争环境下,地方秩序维护者和教会组织的关系越来越水火不容,难以共存。这才是贵州地方官绅与天主教会矛盾激化的根本原因。

田兴恕刚上任不久,血气方刚、心无城府,又很愿意表现他拳頭的力量,一个月内连着三次派兵查抄胡缚理的主教府,赶走正在经堂里举行宗教仪式的教徒,抄走各种宗教用品和书籍。接着又与巡抚何冠英商定,二人联名,以“秘密公函”的形式,向全省各级官员发出扑灭洋教的密令。

当时青岩团务道赵国澍是田兴恕培养提拔的官员,对于上级指示吃得很透,准备抢先在青岩执行“秘密公函”。

极刑处斩外国传教士

咸丰十一年端午节,青岩当地人按传统习惯,吃完晚饭出门“游百病”,一群娃娃游到姚家关大修院门前,不知谁带的头,娃娃们一齐唱起了街头流行的民谣:火烧天主堂,洋人坐班房……

天主堂大修院内的教徒听到民谣,气势汹汹地冲出门吼骂娃娃和推打游人,双方发生了冲突。消息传到赵国澍那里,赵国澍将为首的修士张文澜一千人抓了起来,关押在青岩龙泉寺内,并向田兴恕报告。张文澜收买狱卒,把消息传给了胡缚理。胡缚理立刻派人往北京告状,胡的这一举动惹怒了田兴恕,田兴恕下令将张文澜等三人秘密处死。7月29日,赵国澍将张文澜三人绑赴青岩城外谢家坡斩首。路上正遇天主教女佣王玛尔在河边洗衣,王玛尔见到绑人行刑,吓得大呼小叫。赵国澍怕她走漏风声,于是将她抓到刑场一同斩首,这便是史称的“青岩教案”。

三生教育网

田兴恕故居

朝廷得知后,因青岩教案涉及洋教,有国际影响,加之有人暗中使绊子,奏本弹劾田兴恕“恃功而骄”“益加荒淫”,1862年1月2日,朝廷撤去了田兴恕的兼职,罢了他的钦差大臣,仅保留提督一职。朝廷这样的处理结果令田兴恕恼火不已,年轻气盛之下便有了报复洋人洋教的心思,这就埋伏了一场即将到来的更猛烈的暴风雨。

1862年的正月十五,贵阳北的开州夹沙龙群众度元宵,按例每户应出捐搭龙灯,祭龙神。但天主教徒以奉教为由,拒绝参与,自然也抗缴龙灯税。这样一来,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开州知州戴鹿芝见“群民激愤”恐生事端,将情况飞报贵州提督田兴恕。田兴恕正有气没地方发,得知开州洋教士敢带头抗缴龙灯税,破坏礼教,年少气盛的他当即批示:“缉案就地正法。”

是年1月20日,戴鹿芝将洋教士文乃尔等5人活生生地凌迟处死,且将文乃尔的头悬挂在城门上示众(一说只是斩首),并命令周国璋在城乡各地继续查缉不法教徒,史称“开州教案”。

田兴恕闯下如此大的祸事,引得海内外震惊,朝廷不安。法国公使馆立即向清廷提出严正交涉,以武力相威胁,要求清廷对涉案人加以惩办。并要求处死田兴恕,绝不让步。而清廷也有自己的顾虑,一来田兴恕是一品重臣,封疆大吏,如果处死,会损伤大清帝国威信,也怕老百姓反对。二来镇压太平天国过程中,因军阶而坐大的一批官员在朝中势力越来越大,而手握重兵的这些将军大帅如果不与朝廷同心,那就成为心腹大患。加之四川总督骆秉章,两广总督劳崇光,成都将军崇实以及后来的两湖总督张亮基都为田兴恕求情,基于各方权衡,1865年3月,清廷终于做出决定,将田兴恕与“教案”有关人员张茂萱、谢葆龄三人发配新疆,永不赦免。

性情大变成乡绅贤达

被发配的田兴恕带着一队亲兵去往新疆,行至陕西秦州时,因西北少数民族拥兵起事,道路梗阻,时任陕甘总督的左宗棠便奏请朝廷,让田兴恕留驻秦州协助他镇压民变。这一停就是好几年。田兴恕受此人生挫折,性情大变。逗留甘肃的几年里,他大概深深感受到自己吃了没有读书的亏,凡事任性而为,意气用事,以至于到了这步田地,于是专门请了一位老师教他读书。没想到几年用功下来,他不仅粗通文墨,能背《汉书》,还能作诗填词。读书深深改变了他的心性,他不再是过去那个仅有血气之勇的匹夫。

1873年,田兴恕带着一身伤病黯然回到湘西凤凰老家,如同换了一个人。他热心家乡文化事业,出资聘请文人重修凤凰厅志,续田氏家谱,兴建慰忠祠,与地方官绅常相往来。田兴恕已完全不同于当年那个贪玩赌博、大字不识的轻薄儿,匪性全然收敛,绚烂归于平淡,成了一个德高望重的地方乡绅。

光绪三年(1877),因頻年作战所受的创伤发作,田兴恕病逝于家中,终年才41岁。他著有诗集《更生诗草》,其中写道“人事输赢无常局,贫贱吾家有素风”,以此感慨人生不易,世事无常。此外,又有“从来飞将不封侯”句,借汉代名将李广不得志的一生来抒发自己的抑郁之情。悠悠字句里既有昔日的刀光剑影、血雨纷飞,更有归于平淡之后道不尽的人生苍凉。

虎父无犬子,田兴恕的后代承续着他的血性和勇气。不过,富有意味的是,他们都成了父亲曾经拼死效忠的清王朝的叛逆者和掘墓人。长子田应全是辛亥革命后1912年的湘西军事政治中心——凤凰光复的策划者和组织者,和父亲一样,英年早逝于41岁那年。次子田应诏早年留学日本(本刊2003年曾刊发其相关报道,在海外还产生了反响),跟随孙中山,在光复南京的战斗中,成为攻打雨花台时冲在前面的第一个勇士,如同当年攻城掠地冲锋在前的父亲一样,后任湘西镇守使,成为民国时期筸军的第一任首领。

(责任编辑:亚闻 实习编辑:黄志强)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