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知韩网 跨境电商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鞍山一中新闻网 >

梦幻西游伏魔录答题:小说:拍卖舞会上,她盗走千年珠宝,却在逃跑过程中划破了膝盖

小说:拍卖舞会上,她盗走千年珠宝,却在逃跑过程中划破了膝盖

华东区的天气明显比华中区冷冽许多。清晨的城市天空就像刚洗净的水晶,清透逼人。郁可燃坐在汽车后座,浏览着大街上的繁华景象,或许因为天气不再炎热的缘故,只感觉浑身轻松。

听说,上官非池和唐北臣做了一笔交易。

当时,唐家正和上官家进行一笔举火交易。上官非池大笔一挥,免去了唐家三个亿的军火费用,只淡淡道:“我要那个女人,她值这个价。”

然后,她便被唐北臣,卖了。

想到烦恼处,郁可燃点起一根烟,空气里忽然传来轻柔而浪漫的浅吟低唱。

“郁小姐,我们到了。”司机礼貌说道。

华丽的黑色轿车在一栋巴洛克建筑前停下。这就是上官家的会所。很气派,雍容华贵、大气而精致的欧洲宫廷风格,让这栋楼成为世界排名前十的会所之一。

可燃一身露背V领的酒红色裙子,脚蹬细高跟水晶鞋。看了看手腕上的水晶表,掐灭香烟,一身沧桑妖娆的姿态走进会场。

璀璨的灯光下,她的容颜姣好地想让人啃上一口。她就这么迎着灯光站在门口扫视了人群一番,便向宴会厅走去。

却没想到有一道锐利的目光牢牢锁住了她。

身着黑色长排扣礼服的管家走过来,专门迎接她:“郁小姐,欢迎您的到来。请叫我lee,今天会所邀请到了多个城市的商界精英齐聚一堂,拍卖一件稀世珍宝——千年翡翠。十七少忙着应酬,可能无法招待小姐,所以让我迎接小姐,陪小姐说说话。”

郁可燃驾轻就熟地把手套脱掉,递给lee:“您是十七少的管家?”

Lee脸庞快要团成一簇菊花,笑道:“十七少七岁的时候,我就派来照顾他了。如今二十年过去了,我已经老了。看,我的头发是不是快要掉光了?”

和蔼可亲的lee十分健谈,很快把郁可燃逗得呵呵直笑。

Lee是上官非池的老管家,在英国贵族管家学院受过训,虽然年过半百,脊背依然挺的笔直,他为上官非池打点生活,比如商务礼仪和社交礼仪,一日三餐,甚至送女朋友的各种礼物。

他对郁可燃恭敬有礼,其实可燃明白,她高贵不到哪去。因为,她只不过是唐家送给上官非池的礼物,一个交际花,一个大花瓶。

即使做花瓶,也应该有大花瓶的样子!

郁可燃优雅地搀着lee的胳膊,继续走进宴会厅。交响乐队正演奏铿锵有力的音乐,舞池里,男男女女举着酒杯,三五成群,热切私聊。

从侍从手里拿过一杯红酒,郁可燃四处搜索上官非池的身影。

其实,上官非池个子很高,在人群中有鹤立鸡群的感觉。郁可燃远远便看到了上官非池,一身黑色西装,修长双腿,精致高贵的黑色衬衫解开一个纽扣,他的五官在璀璨的灯光下立体俊美,轮廓深刻。随性的打扮,微挑的眉峰,透出一股子潇洒不羁的气质。

这个男人实在是英俊逼人!就算被他吃了也不吃亏,郁可燃一口饮尽杯中红酒,对着远处的上官非池举了举酒杯,妩媚一笑。

上官非池睇了她一眼,素面无波,唇角却绽开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容。

不过,下一刻他并没有像郁可燃想象的那样走过来与她寒暄,而是转身和别人继续应酬。

这个男人怎么表现得,就好像她不存在了一样。郁可燃心口一窒。

果然!这个男人并不把女人当做唯一。

今晚,自己本来是送上门的,可是他却怠慢她。她恐怕要落寞了。

凭什么让她像是等待垂青的宫妃,等待他帝王一顾?

郁可燃忽然生出一股逆反之心,起身,对lee道:“十七少的车能否借我开一开?”

“当然可以。”Lee把钥匙递给郁可燃,不解道:“可是,郁小姐想要去哪?十七少交代过,让郁小姐在此等他,今晚等宴会结束,带小姐一起回寓所呢。”

郁可燃拿起钥匙,在食指上转了一圈,笑道:“让他慢慢等我,不会失望的。”

夜正浓。富丽堂皇的会所里聚集了华东区一半的商界精英。他们都为一件举世瞩目的翡翠而来。这套价值四个亿人民币的翡翠首饰包括一对耳环,项链,还有一只手镯。

拍卖会进行前,会有一场弗拉门戈舞的表演,一位知名的舞蹈家将带着这套首饰舞动着上场,等舞蹈结束,那位舞蹈家会把翡翠首饰取下来放在一只水晶盒子里。然后就是拍卖会开始……

可燃打晕正照镜子的舞蹈家,穿上舞裙上了场。

今晚,她要大展身手,把千年翡翠偷走。苏韵西一定会很喜欢这套珠宝。

灯光忽然熄灭。舞蹈就要开始。舞台上一道银色的光柱,露出一个美人姣好的身段,美人一身火红的弗拉门戈舞蹈长裙,雪白而修长的颈子,华丽的银色面具下一双红艳艳的唇鲜艳欲滴,面具后那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妖媚,冷艳。

音乐响起来,是一首卡门序曲,舞女修长苗条的身材,纤细微微弯曲的腰线,修长柔韧的双腿一览无余。下面响起一声声惊叹声。

可燃冷冷地在内心笑,她所要做的就是舞曲一停,灯光未亮的五秒内,从舞台上飞奔到不远处的阳台,然后逃出去。

忽然,卡门舞曲一变,激烈的节奏响起,竟然是斗牛士舞曲。那舞蹈家给她的信息里没有说会跳两只舞啊。

天啊,这个,这个斗牛士舞曲她可不会跳啊。

急中生智,可燃跳下舞台,随手拉了一个观众上了台,大家一起跳探戈好了。

灯光打在她和他身上,可燃面具后的眼睛惊愕地睁大,这个男人浑身僵硬,微挑的眉梢微蹙,眸光满是审视,不是上官非池又是谁?

太失策了!她眼睛瞎了么?一时有些心急,竟然拉这个男人上了台!

可燃神经游离,不过下一刻,她却咬了咬贝齿,身体却越发妖娆地扭动,挑逗调戏着这个上官世家最有权势的男人。

她一定是疯了!

“你是谁?”上官非池的眼睛里隐隐弥漫上了怒气,实在是很丢面子。

台下沸腾了!因为难得看到上官非池大庭广众下跳舞,观众们不由发出惊叹和掌声。

忽然,灯光全灭,舞曲结束。

可燃有心逗弄他,抱住他的脸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用英文性感地说了声:“Bye!”飞身向阳台掠去。

身后一道冷冽的视线,从莫名的角落,一直盯着她。

那舞池中央,上官非池的手轻轻地摩挲着自己的脸庞,身躯动也不动。他眉宇间豁然划过一抹冷艳,心想,他应该认得她。

灯光很快亮起,有保安惊呼,“天啊,珠宝遭窃了!!”

可燃从宴会大厅的阳台上跳下,疯狂地奔跑,奔跑!可是跳下阳台时裙摆勾住栏杆,她膝盖摔破了,再加上跑了这么久膝盖吃不消,一阵一阵地刺痛,咔,可燃终于膝盖一弯,摔倒在地。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狂乱的风吹刮着她秀长的黑发。明亮的眼眸中布满了红血丝。难道她就这么搁浅在这里?

伤痛和紧张交缠错杂,搅得她五脏六腑扭成一团,膝盖更是痛入骨髓。早知道偷珠宝不容易,就不会冒这个险了。如果上官非池发现今晚砸他场子的女人是她郁可燃,该怎么收拾她?

她有没做完的义务和责任,她还不想死在这里啊!

郁可燃咬咬牙,心底不断地鞭策自己:我要逃,我要逃,万万不能被上官非池的人抓住,不然以后的戏还怎么演?

一辆黑色加长版林肯从远处缓缓驶过来,悄无声息。细如针芒的雨丝在明亮的车灯光束里纤毫毕现。

身穿火红色弗朗门哥舞裙的美丽女子仓皇回看,被强光照射,下意识抬起手臂遮住眼睛。

车在即将撞到她时,戛然停下。

车灯绚亮,照的女人面容雪白,而车窗却黑沉沉的一片,看不清楚里面光景。

身后,车声轰隆,数量汽车喧嚣而来。可燃神情惊恐万分,那些汽车,啊,一定是珠宝拍卖会的安保和警察。

“救我!!”可燃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扑到林肯车前厢,趴在车身上,拳头不住地敲击车前窗。

雨刷不断地挥动,车窗上一会儿雾水蒙蒙,一会儿露出车内淡黄的灯光。依稀可以看到车内坐着三个男人。两个坐在前排,一个坐在后排。可燃紧紧盯着那瞬间即逝的灯光,忽然看到后排座那个男人眯开淡淡垂着的眼眸,露出一双鹰隼一样冷冽犀利的漆黑眼睛。

这双眼睛,这个男人,都似曾相识,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可燃敲窗的手一顿,遍体生寒……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