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莫旗新闻网 >

河北金融学院校徽:“红军坟”里的神医到底是谁

在遵义市凤凰山南麓小龙山上的“遵义红军烈士陵园”,有一座在黔北人民中广为传颂的红军卫生员的坟墓,墓前刻着“红军坟”三个大字。这座“红军坟”是1953年建造“遵义烈士陵园”时,由松林坡迁到陵园的。但“红军坟”的主人是谁,却鲜为人知。

1995年8月,笔者去遵义旅游才知道这座“红军坟”的。当地人只知道坟主是红军的卫生员,但不知道他的姓名和所属单位。当时我立即就想到:红三军团5师13团2营最后离开遵义时曾失去一位优秀卫生员龙思泉,会不会是他?做了一些调查后,笔者确认“红军坟”里埋的就是龙思泉。

龙思泉中等身材,身体壮实,广西人,在家读过几年书,算是有点文化。他的父亲懂得一些中草药和土法子,常给村里人看伤治病,且不计报酬,在村里有很高的威望。龙思泉虽然年幼,却对治病很感兴趣,也学了不少他父亲治伤治病的办法。1929年,龙思泉参加百色起义后当了红军,参军不久就当了卫生员。

1933年7月,红军以红三军团为主力组成“东方军”入闽作战,横扫闽西大地,赤化地域数百里,龙思泉在战斗中积极抢救伤员。在延平地区作战时,红13团与敌61师366团遭遇,敌火力很强,战斗激烈。龙思泉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员时,正遇到敌366团卫生队,人员被我方打散了,缴获了10多个红十字箱。龙思泉知道这些药品器材极为宝贵,绝对不能丢失和损坏,但战斗还在继续,自己要去抢救负伤流血的伤员,不能留下来看守。为此,他立即对一位负伤不能参加战斗的排长说:“你同这些负伤的同志把这些药箱看守好,不能损坏,不能被人拿走,战斗结束我就回来。”战斗结束,敌366团被全歼,缴来的武器把全团的装备都换了;卫生队的装备也换了,大小不同,颜色各异的玻璃瓶,水、丸、散剂排列起来非常好看,药品器材丰富充足。红13团被授予“英雄模范團”的称号,龙思泉也受到团的表扬,由共青团员转为共产党员。

广昌战役后,红13团奉命在高虎垴设防,战斗开始,敌人10多架飞机轮番向我方阵地猛烈轰炸,接着大炮轰击,企图摧毁我方防御工事,真是地动山摇。龙思泉在硝烟弥漫与地震般的爆炸声中给伤员包扎止血,左臂负了伤,却一点也不知道流血和疼痛。他利用敌步兵进攻前飞机大炮停轰的空隙,把伤员一个一个地背到山后隐蔽处,由担架队运下山。这时,他身上的血水和汗水同伤员的血水和汗水早已混在一起。战斗非常激烈,最后进攻的敌人伤亡惨重,狼狈逃回。营教导员对龙思泉的工作很满意,常说他在2营“顶半个医生”。

贵州“遵义红军烈士陵园”的“红军坟”

1934年12月,因第五次反“围剿”失利被迫长征的红军,冲破敌人四道封锁线到达贵州。1935年1月,红13团奉命进驻遵义后,2营卫生员龙思泉整天忙碌着为全营进行防病治病工作,同时还给群众治病,他既懂西医,也会用中草药和民间土办法给人治病。

一天中午,一位中年农民来到2营卫生所,看龙思泉刚忙过一阵时,双膝跪下,两手合掌说:“红军先生请到我家去给我父亲看看病,救我父亲一命吧。”原来这位农民是松木岭人,一家五口全靠他父子劳动生产。他父亲突然生病,高烧不退,因此请红军医生救他父亲的命。松木岭离营地近20里路,龙思泉向营领导汇报请假,经批准后带着红十字包随着这位农民前往。到了他家立即给病人检查治疗,病人吃了药安静睡了一会儿,出汗后病情减轻。腊月的天,日短夜长,龙思泉当夜住下,对病人继续进行治疗护理。

这件好事很快就传遍全村和邻近地区,人们说:住在遵义的红军,昨天半夜来到村里,给病人治病,一副药刚吃下肚,病就好了一半,是“神医”带来了“神药”。天一亮在门外一块小小的晒谷场上挤满了人群,有的是来看热闹的,有的是来求医求药的。

龙思泉一面向来人宣传党的政策、主张和红军的纪律,一面给来求医的群众治病。原来准备下午回部队的,但来求医的群众不断,故又住了一夜。第三天,病人情况大有好转,龙思泉留下了药,告知注意事项,早饭后方才离开这个山村。热情的群众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送到看见遵义时才返回。龙思泉快到部队驻地时感到有点异常,怎么看不见自己部队的人呢?是搬房子了?他加快步伐来到房东的家,房东热情地接待他,告知他:你们红军昨天天亮前就开走了,你的长官临走时留下话,要你迅速赶部队去。

龙思泉听了房东的话心里有些着急,茶水也顾不上喝,赶紧向房东告别,背起红十字包,依照房东讲的部队所走的方向迅速赶路。

突然间,右前方树林里发出叫喊声,一阵枪声响彻整座山川,地主武装的三颗子弹打穿了龙思泉的胸膛,龙思泉倒在路边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热情相送的那几位老乡听到前面的枪声,立即来到出事现场,只见鲜红的血染红了大片土地,“神医”牺牲了。远处山沟里,20多个地主武装分子正在慌忙逃窜。附近村庄的群众听到枪声后,也都拥到松林坡来,出事的路前路后,山坡上下挤满了人群。人们选择了向阳干燥处,将这位大伙儿尊敬的红军卫生员埋在路旁的山坡前。随后他们共同商定要给这位红军战士立块石碑,刻什么字?又不知姓名,是何处人士。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在石碑上刻上“红军坟”三个字竖立在墓前,过往行人老远就可以看清。

这件事在人民群众中广为传颂,不仅在遵义,而且在黔北各县,以至云南、四川,人们争相传颂:遵义有座“红军坟”,埋的是红军的一位“神医”,生前给贫苦老百姓治病,病人只要吃了他的药立即见效,百病皆除。从此以后,每天到这里来烧香求医的人越来越多。

这件事渐渐传到遵义国民党政府官员耳中,他们便命令当地保长去处理,不准老百姓去烧香。但这命令毫无效用,求医烧香的人同往常一样多。又经过一段时间,国民党遵义当局认为群众赞扬红军是严重的事情,命令保长把“红军坟”挖掉。保长指派人去挖,但派到谁的头上谁也不去。保长又说谁去挖就给谁钱,但给多少钱也没有人去。上面官府催得紧,保长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扛着锄头去。保长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一大群男女老少,你一言我一语:“莫要挖啰!”“要积德啰!”“子孙后代会缺嘴巴哟!”人们讲的话,保长一句一句地听进耳朵里,走到“红军坟”前,他越想心里越慌,脚步就有些不灵,手也有些发抖,尚未动锄头挖,脚下踩中一个石子一滑跌倒在地。人们大声喊道:“红军坟显灵了!”保长更加慌了,又跌倒在地。最终,保长狼狈不堪地沿山边溜走了。

遵义国民党官府仍不死心,又派兵去挖,但数百人民群众结队提早到达松林坡,又一次保护了“红军坟”。就这样,“红军坟”一直被完整地保护到遵义解放。1953年在小龙山建造“遵义红军烈士陵园”时,政府将其迁到陵园里,重新立了一块高大的“红军坟”碑。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