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铁路工厂新闻网 >

中汇金投资苗延飞:财务投资不讲情怀,只讲理性和纪律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新三板动态哦!


(中汇金投资总裁苗延飞)

 


苗延飞在整个访谈中,所强调的“理性”绝不仅仅是说说这么简单,整个状态是有点静水深流的收敛感,把“理性“活在了骨子里。


这恐怕既是他做投资人的优势,也是他做投资人的结果。访谈间,并没有成功引导他回答出有血肉故事的话语字词,相反被他科普了一堆投资圈武功秘籍。高段位的场面主导者,倒真想有机会看看他和创业家企业家们谈融资条件的现场。


可能会有瞬间,觉得他有点刻板,但更多的被他的“客观“”诚恳”洗了脑,同意了他的观点,“从理财的角度,资金是不讲情怀的。你把钱放在我这里,我和你讲情怀,如果亏的是你的钱,你肯吗?但投资分为战略投资和财务投资,战略投资可能会包含情怀。因为战略投资在单纯的这个投资动作上,不一定赚钱,他或许为了整个系统良好的运转,一个更大的目标。财务投资,每一笔都是为了赚钱。中汇金迄今为主主要是财务投资,所以我做了这个职业,不讲情怀,只讲理性和纪律。”


你看他说话,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类别都帮你区分好。既不美化,也不膨胀。匹配了临结尾采访他调侃自己的一句话,“我读书的时候写作文,老师评语永远都是【语言朴素】”。


但这个理性的投资人,和你谈时间分配给健身、带娃、看书分享时,你又会觉得他把他的心境情怀处理得很深,很好。


interview:


lucky:苗总,您好。投资这个词语,怎么理解?


苗延飞:投资,一般分为战略投资和财务投资。战略投资,他可能不一定追求简单的财务回报,更多的是为了企业的技术、销售通道或者是被投资企业的一些资源来做投资。而中汇金,迄今为止,我们的投资主要以财务投资为主,简单理解就是财富管理。我们希望帮我们管理的基金保值增值。


关于投资,我们希望能做到”低买高卖”。


lucky:目前中汇金的管理规模是多少?


苗延飞:200亿不到。


lucky:中汇金的投资板块,能不能简单描述?


苗延飞:中汇金目前分六个板块投资:VC 、PE、定增、二级市场、并购和产业投资。产业投资更多是配合地方政府的产业基金,扶持当地企业的发展。那VC可以理解为创业投资;PE现阶段我们主要做Pre-IPO项目。我们中汇金也做二级市场,发了8-10只产品,今年在私募排排网,综合收益率是全国前5名。


lucky:中汇金的团队,在股权投资时,有什么特质吗?


苗延飞:之前我也说了,我们中汇金投资板块有6大板块,现在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发现6个板块开始有比较强的协同作用。


这个协同作用就是,比如说一个企业我们做了定增,定增都是额度比较大的,我们有些项目因为定增变成企业的前十大股东,那么自然而然也就和企业关系建立起来了。我们会和企业沟通,要不要一起做并购基金。做并购基金,我们投的一些企业就可以成为并购基金的标的了,这是从退出方式考虑。其实也可以和大家一起来做创投基金,这就是协同作用。


我们PE 和VC的协同作用,也是一样。我们原来早期这一块,做一些天使项目,慢慢的我们这个策略开始后期调整。因为我们发现,天使投完了之后,可能要10年8年才能到Pre-IPO状态,我是说通常状态,不排除有个别很快。那我们Pre-IPO基金和天使基金之间没什么协同作用,这之间过程太长了。


现在我们希望我们投的VC项目,是3-4年之后进入Pre-IPO状态的。我们给这样的企业画一个模型:500万到1000万利润,如果发展速度足够快,能保持50%以上的增长。3到4年的时间,企业大概能发展到3000万以上的利润。他能进入Pre-IPO状态。接下来,他可以开始申请上市。如果发展顺利,他就自己上市。如果发展的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顺利,也是好企业,只是发展慢了一点,这个时候,我们的Pre-IPO基金可以投他,或者把我们的VC基金项目买掉(VC基金没有时间再等)。


简单说,就是如果7年基金,企业3-4年的时候就已经上市了,7年我们退出差不多。那如果7年基金,6年才申请IPO,那么报会之前我们的PreIPO基金可以把项目置换出来,这就是协同作用。


我们强调协同。


lucky:那怎么样挑选投资标的哪?其实我想问,你们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苗延飞:


第一步投资策略,投什么规模企业,比如1000万利润企业;


第二步看行业,细分市场,我们会测算这个细分市场足够容纳几家上市公司。如果说整个细分市场,一共就5亿,那你做百分百市场,你也上不了市。我们希望细分市场是几十亿的市场。而我说的细分市场,不是笼统的说教育市场,环保市场这种千亿级别万亿级别的市场。


我说的细分市场,是在线教育,在线IT职业教育,是加了两个以上的定语的细分市场,我希望这个细分市场能够有几十亿以上。

 

第三步,当市场确定好,接下来我们看企业。看这个细分市场里有多少家类似的企业,争取能把它们都找到,都筛一遍。谁好谁不好?为什么好?看团队、核心竞争力、壁垒、销售优势、技术优势、资源优势、有没有什么优势,是别人不是那么一时半会能够超过的优势?


接下来就是判断,挑出合适的企业。最后判断价格,我们投的价格值得不值得,最终你怎么退出?



lucky:中汇金一级市场二级市场都做,会对价格格外在行敏感吗?


苗延飞:你可以说更系统:正因为中汇金从头到尾,一级二级市场都做,打通了做,我们一起开会,一起探讨行业,一起研讨价格。这对我们一级团队来说,非常非常有价值。


中汇金有研究院,专门研究行业,研究板块,各种各样的跟市场有关的问题都研究。细分市场有多大,研究院也研究。


二级市场是有PE值的,在这个行业有一个平均的PE值,你想如果某一个行业,他在二级市场的PE值是40倍。我们也投pre IPO企业,我们参与的时候就不会超过15倍PE。


这是什么意思?它今年的净利润,如果是5000万,我们不会超过7亿5000万去投他的。如果今天你1000万利润,我应该按照多少价格投你?原则上也是10-15倍PE值投,但我这中间太多不确定。如果是大概率能到PreIPO阶段,我才肯按照15的PE值投你。如果有比较多的不确定性,这个PE值应该更低。你会看到,我们的一级市场很多企业估值过高。


因为退出的方式是要靠IPO,而IPO的逻辑是,IPO之后我能赚多少钱,IPO之前我如果买他是多少钱,这个价格是相对来说比较确定性的。往前推3年,为什么要比现在还贵哪?你1000万利润,为什么要5个亿的估值哪?而我5000万利润,只有7亿5的估值哪?不合理。


除非你是另外一个细分领域,用另外一个估值方法,那个细分领域上市以后有200倍PE。可能创造出一个新的阿里巴巴,那么好,这是另外一个新的故事,看我肯不肯赌了。


lucky:中汇金团队风格是什么样的?


苗延飞:这个是企业文化了,中汇金的团队是狼性风格。即使你原先不是,但到了中汇金的氛围就会被同化。办公室周末永远有人上班,开着各种各样的会议,开展各种各样的合作。


募投管退,每个人肩负全面责任。虽然大家所属板块不一样,但做投资的人,有募资的机会,同样会参与。


lucky:中汇金的投资偏向是什么哪?


苗延飞:Pre-IPO项目不看方向,因为数量比较少,你只盯着某几个行业,选择范围会太小。而创业投资,我们会希望找到科技含量高一点的,希望有壁垒,不太容易被别家冲破的。


lucky:能不能分享中汇金所投资的成功案例?


苗延飞:就说10月份吧,我们参与了两次主板敲钟。一个是东方材料,一个是无锡阿科力。这两个都是我们15年中旬投的,差不多两年左右时间上市。基金翻了6倍以上。


lucky:每次投资,项目确定性都是很强吗?可以描述一下,您每次在投之前的心情吗?


苗延飞:没有一个项目是百分之百确认的,都有各种各样的小问题,你跟一个项目越深,就会发现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没有解决。


但投资是个概率问题,就是如果我投10个,投的项目越多,就越接近于期望值。假设我一只基金,投了10个项目和只投一个项目。只投一个项目,就是TO Be OR NOT TO Be。(成或不成)


假设每一个项目都是80%的概率,能翻5倍;15%的概率能翻2倍;4%概率原价退出;1%概率是0,这样数学期望值就是4.34倍。如果只投一个项目最后出来的就一个数字。可能是5倍,可能是亏钱。但是我如果是10个项目,我最后出来的大概率就是这个4.34倍。所以我一个基金,如果投了10个项目,都是按这个方法论,这个基金都是4.34倍的收益。


当你知道投资是概率,就会越投资越敬畏。敬畏就是你知道,再有信心的事情,也会有小概率发生,就是99%和1%,没有什么东西是百分百的。而你再不看好的也有概率成仙了。敬畏就是来自于不确定性,投委会在确定投不投之前,其实我们团队已经把能做好每一个步骤做好,该调查都调查,把获得信息都披露出来,做好风控做好审计。


如果你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概率的话,也就没有什么多想的了。


lucky:那投资人与被投企业的关系中,是不是初创团队和你们谈会弱势一点?


苗延飞:双方关系,是有谁强谁弱的存在,但不一定与企业规模有关系。有的初创型企业,大家都在抢这个项目,也很强势;有的企业规模很大了,但融资时候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不好融,也会很弱势。


不是企业的规模大小,决定了强弱;而是看我们投资的意愿强不强。如果我们投资意愿强,我们就弱;但我们意愿不那么强,无欲则刚嘛。我无欲,我牛。你无欲,你牛。


lucky:我知道你个人也做早期投资,个人投资与机构投资会有什么样的区别?


苗延飞:拿别人钱,责任感会更重,但是投资的纪律性和理性也就在这里体现,心理上的任何变化都不应该影响你的理性判断。


如果说区别,机构投资会更系统性。


lucky:除了讲投资,我们在生活里还能聊点什么日常?


苗延飞:健身啊,我花了两年减了30斤,现在基本上一周3次5公里跑;看书,看一些小说里的价值观,思考自己的价值观。三观是个很重要的东西,体现在各种各样的生活细节里;还有带娃。

 



本文作者曹卉,微信:Ch2008haerin  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三板财经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三板财经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新三板综合服务平台

www.sanban.cn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