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铁路工厂新闻网 >

米斯特披萨网上订餐:你可能正在经历过度医疗

作为一位从医半世纪的老医生,黄洁夫透露,他见过许多无效治疗的案例,所占比例可能高于20%-40%。《美国医学会杂志》指出,美国每年4亿人次的门诊中,很多躯体症状与心理状态相关,接近75%的症状可在几星期或几个月内自行缓解,无需治疗。

一个“病”字,足以让人神经绷紧。其实比生病更可怕的,是“你以为自己病了”;比“你以为自己病了”更可怕的,是医院的过度医疗。一本名为《无效的医疗》的书,此前就引发了欧洲学界对过度医疗的极大关注。作者以批判观点,解析了癌症、心血管病、骨质疏松等疾病的治疗问题,认为其中存在太多无效医疗,对患者和社会造成极大伤害。

而过度医疗与无效医疗的现象仍在国内外大量存在。

日前,《生命时报》采访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解读了书中提到的过度医疗与无效医疗问题。

过度医疗是全球问题

《无效的医疗》的作者是德国学术记者尤格·布莱克。他在开篇就引用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报道称,约20%-40%的患者接受了无效或疗效不明显的治疗。

作为一位从医半世纪的老医生,黄洁夫透露,他见过许多无效治疗的案例,所占比例可能高于20%-40%。

比如,70%的胆囊结石没有症状,医学上称为“安静的石头”,并不影响健康。小于8cm的肝脏海绵状血管瘤不需要手术切除。但现在只要进了医院,一般都让你去做手术。

无效医疗是指治疗并未起到应有作用。

布莱克说,很多疾病是自愈的,外部干预并不起效;不少治疗相当于安慰剂,身体最终康复靠的是心理作用;一些不必治疗的小病被夸大,施治没带来更好效果。

这些被作者诟病的问题,其实就是如今常说的“过度医疗”。

过度医疗既包括过度治疗,也包括过度检查。布莱克在书中以乳腺癌为例,提出一种观点:相关检查在让患者受益方面,作用有限。

黄洁夫对此表示认同:尽管诊疗手段进步了,但诸如胰腺癌等病的愈后与上世纪60年代相差无几,存活率并没太大提高。

过度医疗是一个全球问题。《美国医学会杂志·内科学》在2015年发表的一篇有关过度医疗的文章指出,美国每年4亿人次的门诊中,很多躯体症状与心理状态相关,接近75%的症状可在几星期或几个月内自行缓解,无需治疗。

由于甲状腺癌诊断标准问题,导致很多患者接受了切除手术,但这一举措并没使甲状腺癌治愈率与死亡率发生明显变化。相反,术后约11%的患者出现了甲状旁腺功能减退,2%声带麻痹。

“医院成了大卖场”

很多药不该吃,却在吃;很多治疗不需要,却在做;很多手术使病人更痛苦,却在进行。黄洁夫认为,这一现状主要源于两大方面原因:

一是医学发展的局限性;

二是医疗行业的逐利行为,以及医生、病人对疾病和生死的认识不足。

医学发展史证实,过去风行一时的许多疗法都是荒唐、有害的,比如中世纪风靡西方的“放血疗法”。医生认为,只要将“有毒”的血液放出就能治病。

随着医学发展,直到20世纪,该疗法才被抛弃。我国曾流行的“鸡血疗法”宣扬“打鸡血治百病”,也是有害的。

黄洁夫表示,医学是门有遗憾的学科。人类至今对自身的了解十分有限,导致医疗手段有种种不完善。现在认为好的疗法,未来可能发现是错的。

很长时间以来,前列腺特异抗原(PSA)检测被认为是前列腺癌的主要检查手段之一。

但后来的研究证明,除了前列腺癌,还有其他原因导致PSA升高,因此常会出现“假阳性”,使病人经受不必要的、有害的治疗。

于是,2014年的世界癌症大会发布前列腺癌检测的最新指导原则草案,希望减少过度诊断和过度医疗。

改革、教育两手抓

很多人都受益于合理的诊疗,但也如布莱克所说:“不能对医疗存在的坏处视而不见。”

如何减少我国的过度医疗,使医学克服它的缺陷呢?黄洁夫开出的药方是:医疗服务体制改革和病人、医生教育,两手抓。

体制改革方面。应将公立医院办成真正的公立医院,保证其公益性。民营醫院按市场经济规律,理顺价格和服务,政府要加强监管。民营医院也应有一定公益性,因为医疗本身就是公益事业。

教育方面。加强对医生的人文教育。黄洁夫表示,一些医生只看检查结果就做诊断,与患者沟通不足,因而容易误诊,并过度治疗。 加强医生人文教育,不仅有助于促进医患沟通,也能督促他们在诊疗中守住道德底线。

加强对群众的科普教育。针对群众加强科普教育,缩小医患间的信息不对称,让人们更好地理解医学,形成正确的生死观,有助于和医生共同选择更科学的诊疗方式。

“其实每个人能为自己健康所做的事,比医学所能提供的还要多。”布莱克在书的最后强调,客观看待医学,人们才能更好地做对自己有益的事。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