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铁路工厂新闻网 >

丁玉祥物理网:俄沙皇曾邀李鸿章一起打日本人

沙皇尼古拉表示:“俄国地广人稀,断不侵占人尺寸土地;中俄交情近加亲密,中国有事亦便帮助,非仅利俄。将来倭、英难保不再生事,俄可出力援助。”此等承诺,确令李氏心动。为争取“联俄制日”,李鸿章遂决心接受俄议。

1896年10月3日,大清前北洋大佬、文华殿大学士李鸿章欧游归来,曾任驻日使馆参赞的黄遵宪闻讯立即亲赴津门,向李中堂求教外交局势。李氏得意之情溢于言表,颇为自负地告诉黄:“二十年无事总可得也!”半月后,光绪召见李鸿章,据说“垂询甚殷”,超过二刻。既然蒙两宫如此“温谕慰勉”,李氏心气愈加高涨,在给老友两江总督刘坤一的信中透露:“越日遂有译署之命,未敢固辞。今日交涉,视前倍难,补救无从,唯有同分谤议而已。”不难看出,除了慨叹任重道远,其弦外之音乃因甲午一战跌入仕宦低谷的李鸿章,似再受重用,强势回归。

让李氏心中满满的自得究系来自何处?

这全倚仗一份止住了他职场下滑运势的外交协定:《中俄密约》。

联俄制日,远东征服

中俄之所以会签订此密约,实为酝酿甚久、各怀心事之结果。

所谓“联俄制日”政策,滥觞于古代之“以夷制夷”思想。这本是春秋时代中原各国防御周边非华夏民族的一种策略,后为历朝君主所秉承,演化成对付国内少数民族之一贯手法,亦称作“以夷伐夷”或“以夷攻夷”。晚清以来,为应对各路西方列强之鲸吞蚕食,清政府将此策略常态化,即利用国际关系上各国间的矛盾,联合、利用或依附某国来对抗其他国家,谋取实现本国外交安全。

堪称黑色幽默的是,起初李鸿章曾将抵御西国的宝压在日本身上。李氏提出联日,“以东制西”,毕竟“日本距苏浙仅三日路程,精通中华文字,其兵甲较东岛各国差强,正可联为外援,勿使西人倚为外府。”正鉴于此,1871年,李力排众议,与日订立《中日修好条规》,其中规定“若他国偶有不公或轻蔑之事,一经知照,必须彼此相助,或从中善为调处,以敦友谊。”谁成想被清廷视为“同文同种”的友邦日本,居然玩的是外交讹诈之把戏。

到了1874年,日本悍然出兵台湾,李鸿章大呼上当,指出“为今之计,似宜用以毒攻毒,以敌制敌之策,乘机次第与泰西各国立约,借以牵制日本”。1881年中俄伊犁交涉期间,李转而主张联俄制日。

而此时的俄国,也正悄然制定一项“远东征服”计划。1885年,俄国单方违背了英、俄之前诺言,进攻阿富汗北部边境,俄英矛盾由此激化。

最终俄方惨败,侵略计划顿挫。这一切皆促使俄把扩张目光再度投向远东。俄国欲征服远东,首先须做好防御,此乃立足之本。故解决远东防御问题遂成为这一计划的关键所在。

经过长期勘察与反复讨论,俄国官员认为,修筑一条横贯西伯利亚的大铁路,能解决这一难题,且最切实可行。此方案得到沙皇的大力支持。同年,沙皇发布了修建西伯利亚铁路的命令:“要按最短的路程修建一条横贯西伯利亚的铁路。”

北极熊此时已虎视中国东北!

前门拒狼,后门引虎

对于俄国之野心,清廷中枢似浑然不觉。

1895年4月17日,中日签订《马关条约》。条约规定:将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辽东半岛”问题,严重挑战到俄之“远东征服”计划,自然引来其强烈反响。早在《马关条约》签订前,俄国政府就已有所行动。维特认为,日本占领辽东,其意图“主要是针对我们的,假如日本占领南满,对我们将是威胁”,况且“假如我们现在让日本人进入满洲,为要保护我们的领土及西伯利亚铁道,就需要数十万军队,并大大增强我们的海军”。总之,倘若当下置之不理,今后对于俄国远东利益,肯定遗患无穷,决不能坐视日本在中国为所欲为。

维特还指出,如果俄国干涉辽东问题,阻止日本的侵占计划,“这样,我们就会成为中国的救星,中国就会尊重我们的效劳,从而会同意用和平方式修改中俄的边界”。于是俄国联合法国、德国,于《马关条约》签订当天,便命令三国军舰在日本海面游弋。不久,三国正式向日本提出外交照会,“劝”日本放弃辽东。

眼瞅着三国军事警告步步逼来,已在甲午战争中耗尽国力、人力的日本,不得不对俄、法、德三国让步。在俄调停下,日本准许清政府以3000万两白银赎回辽东半岛。

毋庸置疑,“三国干涉还辽”事件,是由俄国策划与导演的一出“狼口夺食”的大戏,其用意是阻止日本人破坏它的“远东征服”计划,绝非向中国“献爱心”。

但在清廷看来,此举恰印证了李鸿章“联俄制日”的策略。在崇尚霸道与权谋的近代世界格局中,不管強国还是弱邦,若无几个像样的国际盟友,焉能立足?

俄国此番替中国出头,颇让四顾无援、苦苦寻求友军的清廷,大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盟友即在不远处之慨。故三国干涉还辽的成功,使“联俄制日”的思想最终定型。

谁人之手,铸此大错

李鸿章的联俄策略,从理论上而言,具有积极意义,但从现实操作层面考量,该策略是把双刃剑,倘运用不当,就会陷入自伤筋脉、“制夷不成反被夷制”的窘境。

俄国自然参透了清廷的心事,于是快马加鞭,促成两国结盟。1896年5月3日,中俄举行秘密会谈。

在谈判过程中,俄方代表维特将李鸿章套牢。他一方面以“中国的救星”自居,声称“我们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中国依靠我们才得以保持领土完整”,另一方面,他又恐吓道,如果中国不同意“借地筑路”,那么“俄从此焉能再助中国矣”?

这显然超出了之前清廷“联络西洋,牵制东洋”的预期。李鸿章自然不敢答应。

维特未使李鸿章折服,于是沙皇尼古拉亲自出马。他单独召见李鸿章,表示:“俄国地广人稀,断不侵占人尺寸土地;中俄交情近加亲密,东省接路实为调兵捷速,中国有事亦便帮助,非仅利俄。华自办恐力不足。或令在沪华俄银行承办,妥立章程,由华节制,定无流弊。各国多有此事例,劝请酌办。将来倭、英难保不再生事,俄可出力援助。”此等承诺,确令李氏心动。为争取“联俄制日”,李鸿章遂决心接受俄议。

1896年6月3日,李鸿章与俄国代表穆拉维约夫、维特分别在《御敌互相援助条约》(即《中俄密约》)上签字。

该条约虽名为中俄两国“互相援助”,但实际两国权责并不对等。从长远看,如果中国真正履行条约,俄国在战时、平时都可以利用中国的土地、物资、港口等资源为己所用;而中国只有在战时且俄国履行条约的情况下,方有资格享受某些利益。俄国达到了西伯利亚铁路支线穿过中国东北的目的,将侵略矛头名正言顺地伸展到中国东北;而清廷从中得到的不过是俄国一句空头承诺。

清政府本欲关上前门驱走豺狼,孰知后门洞开,引来了虎豹。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日俄携手参战,俄国此时已完全抛开“盟友”的身份和责任,趁火打劫,瓜分中国,令清廷彻底绝望。1901年11月7日,李鸿章撒手人寰。俄国政府憾曰“此后中国再无助俄者”。

3年后,“日俄战争”爆发,清廷名曰“中立”,实则助日。随着战事的失利,俄国企图永久占据东北的美梦就此破灭,而清廷的“联俄制日”计划也早已化为幻影。

(《中国经营报》2014.5.31)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