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商都汽车网 成功保险网 聚齐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无锡新闻第一看点 >

江歌案中,内心有光的人,这一回有任性的权力

最近几个月的世道一定招了邪,渣人、坏人、恶人……层出不穷。瓜子磕出的岂止是臭虫,弄出人命的毒虫都不止一只了。


相比之下,只骗前任一千万的薛之谦真是大善人,起码要钱不要命。翟欣欣则是死死钉在“毒妇”声名榜上了。这几天网络上人人喊打的刘鑫,闺蜜江歌收留她,被她男友杀死,之后却对江歌母亲翻脸不认人,自私、冷血刷新人性恶的底线。


跟翟欣欣一样,刘鑫尽管不是杀人犯,却妥妥的是招人致死的诱因人物。要论诛心,之于死者家属,之于整个社会,刘鑫比翟欣欣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刘鑫上演的是彻头彻尾的农妇与蛇的故事。


也难怪刘鑫招致的道德谴责会更为猛烈。咪蒙、连岳、拾遗等流量大公集体发声,试图舆论造势制裁恶人:


很快,新京报、南方周末、大家等发表文章,指以咪蒙为首的网络大V舆论诛杀刘鑫,是煽动网络暴力:



“大家”则于11月15日发文,指出这场网络舆论洪水中存在为人忽视的真相:

简言之,就是江歌母亲与刘鑫的纠葛,以及江歌母亲的精神状态,加之媒体的流量追求,影响了公众对于整个事件真相的了解:


咪蒙号召道德制裁刘鑫推文的摘要是:“这是我第一次支持网络暴力”。也就是说,咪蒙发文时,就考虑到有被指煽动网络暴力的可能。


其他支持舆论声讨刘鑫的连岳、拾遗也明确表示:“如果法律制裁不了道德罪人,那就让他知道舆论会!”(摘自拾遗)。


连岳认为:“这次大众就是为公序良俗而战”,“要敢于反对大众,也要敢于赞同大众。”


新京报“杀气腾腾咪蒙”文则认为,咪蒙这篇文章情绪主导,更预设自己能知晓刘鑫全家内心,说出刘鑫全家“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等论断。所以“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南方周末“网络暴力”文则建议我们这样做:“我们既不支持咪蒙,我们也不支持‘圣母’,我们既反对网络暴力,也反对对刘鑫的彻底宽容……”


总之,看客还得保持绝对的政治正确,不偏不倚,甚至姿态优雅。


那么请问,作为原本跟刘鑫、江歌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吃瓜群众,只配流着哈喇子吃瓜,就不能愤怒、更不能骂人?


这回吃瓜群众还真不是吃瓜的,这分明是吃瓜子吃出臭虫毒虫啊,我们也不能本能地恶心、呕吐、拒绝吃毒?


不管江歌母亲与刘鑫之间纠葛的细节真相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在这次事件中,江歌母亲是万劫不复的受害方。一个心存起码的良善与同理之心的人,都会理解一个母亲的心痛和崩溃。而作为这桩悲剧的诱因方刘鑫,不要说有更诚恳的愧疚表现,对于受害人母亲最大程度的理解与体贴,只要对江歌母亲口出一句恶言,就足以把她钉在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恶人柱上。


一个深陷极致创伤的人,是多么脆弱。些微的伤害都有可能致命。


这也是网友不能遏止本能的气愤的原因。所谓的真相、细枝末节,说到天上,都不能撼动你已经作恶的大是大非。


有人说,难道你让刘鑫一辈子背负愧疚生活下去吗?最好一辈子跪在江歌妈妈面前?


任何情感都有深浅,会累积成质的区别。任何事态,自有其属性。付出情感的深浅,也是由当事人内心的质地决定。


在江歌案中,刘鑫对于江歌母亲的歉意显然远远低于社会最低标准。道德上不能过关,她内心的良善度,更是昭然若揭。


更何况,“网络暴力”其实也不能制裁刘鑫。


所谓恶人就是,他(她)突破了人性的底线,且有丑恶坚硬的强大内心不在乎任何舆论压力。


这缘何不叫公众愤怒?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


面对恶人,要求压抑情绪感情,讲理性,是可耻的。


“拾遗”说得好:“什么是善?有时候,让一些人得到惩罚,才是最大的善。让恶得到恶的惩罚,善才会从良性运行。”


说到这里,眼眼的站队也很明确了。


有的时候,我们有不理性、任性的权力,我们只是听从内心的声音。


只要我们是一个内心有光的人。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

    昆明按摩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