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商都汽车网 成功保险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无锡新闻第一看点 >

幻想水浒传4攻略:NHK首席中文播音罗漾明

NHK,即日本放送协会,是日本最大的广播电视机构,是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公共传媒机构之一。1950年,日本国会通过了“电波三法”(《电波法》《放送法》和《电波监理委员会立法》),规定NHK为公共广播机构,“不以盈利为目的,独立于国家,为了全体国民福祉而进行广播。”

NHK的环球中文广播,主要服务于日本的华人和世界各国的华人,通过电波为加深友谊、增进理解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三生教育网

数十年来,收听过日本中文广播的广大听众,都会记得该台的这么一句开场白:“这里是日本广播电台,N-H-K-,我是天山……”在天空回响了几十年的字正腔圆的中文播音,一直被广大听众誉为“金嗓子”。

鲜为人知的是:这个自称为“天山”的“金嗓子”、NHK的首席中文播音,是咱們的山西乡亲罗漾明先生。

先父英烈

罗漾明先生是山西朔县(今朔城区)城内人,1919年2月出生。自幼过继给叔叔罗绣做儿子。

继父罗绣,字采五,是永载史册的革命烈士。他1900年出生在山西朔县城关,1927年在北平被反动军阀杀害,年仅28岁。

罗绣出身较富裕的市民家庭。少年时即有远大抱负,矢志追求光明和真理。民国8年(1919年),他考入太原山西省立第一中学。其间受“五四”运动的影响,积极参加了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1921年10月,和进步青年王振翼、贺昌等一起,组织了“青年学会”,以“研究学术,服务社会”为宗旨,创办《青年》报,并订购许多马列主义书刊供会员及青年学生阅读。校长魏日清视学生的进步活动为“不轨”,采取高压政策,横加干涉。全校师生气愤至极,掀起了一场驱逐阻挠学生运动的反动校长的罢课学潮。罗绣很快成为学潮的积极分子,后遭反动当局逮捕。在狱中,罗绣团结难友与当局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经过革命斗争的锻炼,他思想觉悟进一步提高。迫于舆论压力,阎锡山当局将被捕学生无罪释放。这场由社会主义青年团太原团地委领导的学生运动终于取得胜利。罗绣出狱后,于民国11年(1922年)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民国13年(1924年),罗绣考入了北平俄文法政大学。他不仅勤奋学习,而且广泛接触社会,积极进行革命活动。民国15年(192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法政大学党支部成员,具体负责中共北京市委的地下交通工作,在白色恐怖中顽强地坚持斗争。

民国16年(1927年)11月,因叛徒告密,罗绣与一批共产党人相继被捕入狱。在狱中,军阀张作霖亲自对他审讯,严刑逼供,逼迫他供出北平地下党组织的活动情况。他坚贞不屈,即使十指被钉上竹签,遭受非人折磨,依然毫无惧色,坚不吐实,严守党的机密。敌人无计可施,于是年底将罗绣和其他12名革命者残酷杀害。年方8岁的罗漾明从此失去了继父。

罗漾明先生回忆说,他小时候和继父罗绣睡在一个炕上,席子下面就压着许多共产党的传单。罗绣在骑自行车散发传单时,总是将他放在自行车的前梁上作为掩护。换句话说,他在幼儿时期,已经就开始参与革命工作了。

1989年春,北京市崇文区民政局行文,在介绍了罗绣的生平事迹之后,明确宣布:“根据罗绣为革命活动牺牲的事实,经北京市民政局1989年3月27日批准,追认罗绣为革命烈士。”作为烈士后裔,罗漾明先生将此文件珍藏。

2006年,朔城区委、区人民政府报经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准,将安葬包括罗绣在内的革命烈士的塞北烈士陵园,实施整体搬迁。新址在朔州市朔城区西郊万亩金沙森林公园,占地面积108亩,2009年10月主体工程竣工。2009年12月,塞北革命烈士陵园被山西省委、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山西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罗漾明先生闻讯激动万分。特别是听日本山西同乡会李扩建理事长说陵园里建立了朔州最早的中共党员罗绣烈士的塑像,他顿时热泪盈眶,感动得好久说不出话来,随即向山西乡亲打听情况,并表示希望看到陵园塑像的照片。

旅日生涯

罗漾明先生小时候念过私塾,5岁即离开山西老家,随当时任国会众议员的伯父罗黼到北京读书。七七事变爆发以后,在北京高中毕业的罗漾明想报考大学工科,以便为保家卫国出力。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业已南迁,辗转入滇在昆明组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恰好此时由日军扶持的伪山西省公署开始派遣赴日留学生,罗漾明先生于是作为山西省的第二批官费留学生,于1941年赴日本留学。官方此举本来是为了培养亲日派和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代言人;但罗漾明先生却利用公费留日攻读,成长为一个增进中日人民友谊的友好使者和心系华夏的爱国华侨。

罗漾明先生自东京大学预科——第一高等学校毕业后,报考了京都大学。他当时的理想仍是报考工科,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实现,最终选择学医,毕业后一直从事医学杂志的编辑工作。1957年,NHK广播电台招聘汉语播音员,当时有50多名中国人报考,结果有4人被录取,罗漾明先生就是其中一位。他被分配到NHK国际局亚洲组担任汉语播音员,除了负责播音外,还翻译日文稿件,自己还负责制作汉语节目。他曾经到长崎采访阴历七月十五华人在寺庙的祭祖活动;亲赴神户采访孙中山的故居;赴熊本县荒尾市采访资助孙中山从事革命活动的日本友人宫崎滔天……

1982年,罗漾明先生从NHK电台退休后,又延长工作了5年,从事指导新人播音,共在NHK从事播音工作达30余年之久。他还曾担任日本有名高等学府驹泽大学的非常勤讲师和樱美林大学专职教授,共从事汉语教育20多年。樱美林大学系中国人民老朋友、日本知名人士清水安三所创办,碰巧的是,另一位山西乡亲梁 武先生也曾应邀来此教授中文。

成为高龄老人以后,罗漾明先生依然保持一颗年轻的心,过着比较随意、随性的生活。没有固定的作息规律,不像其他老人那样早睡早起,甚至三更半夜打电话找朋友聊天,少则半个小时,多则1个小时以上。生活上也不苛求由晚辈照顾,而是尽量亲历亲为,习惯独立去超市购物、去医院看病、与老友聚会等等。对山西面食情有独钟,经常亲自动手做自己爱吃的家乡面食,同时很有兴趣尝试其他面食的做法。

罗漾明先生幽默地自称“不良老人”。其实,他对于老人的生活,有着很乐观积极的看法。他说,我不愿被人看作老了,什么都不能干了。他还说,老人干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其实是有益身心健康的。事实的确如此。年逾耄耋的罗漾明仍然记忆清晰,声音洪亮,说话简洁有条理。他曾笑着对记者说:“我还不能算老!”人们对他定期讲课,在东京御茶水的孔庙“斯文堂”开设“中国明清小说选读”等课程,无不趋之若鹜、钦佩之至!

心系华夏

迄今為止仍保留中国国籍的罗漾明先生,身居东瀛,心系华夏。特别是在祖国改革开放以后,他不遗余力一直默默地为推进中日友好交流和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做出自己的贡献。人们欣喜地看到革命先烈的精神得到后代的传承。

罗漾明先生多次回国访问,将海外发展信息及时报告给国内同胞,同时将中国进步发展的真实情况带回日本,报告给华侨华人和日本朋友。

1985年,他被山西大学聘为名誉教授。他自己解囊出资,购买了日本出版的全套《汉语大词典》,赠送给山西大学图书馆。

1992年,他自费邀请日本环境厅专家委员会的委员长,专程来山西大学讲学,希望家乡人民提高环保意识,改善人民的生产生活环境。因为山西被定为“能源重化工基地”以后,环境污染问题日益严重,这引起他的严重忧虑和关切。

1997年11月,他携子嗣向山西大学捐赠15000美元,设立了“罗绣烈士纪念奖学金”。旨在推动家乡培养人才,特别是培养治理环境污染的人才。山西大学非常重视,专门成立了“罗绣烈士纪念奖学金基金委员会”,并修订和公布了《山西大学罗绣烈士纪念奖学金章程》。山西大学培养出的人才,有不少是“罗绣烈士纪念奖学金”获得者。例如,2017年荣获山西省“励志之星”称号的吴文静,于2014年9月至2018年6月就读于山西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化学专业,便是2015学年“罗绣烈士纪念奖学金”获得者。

另外,他还在母校北京师范大学附中设立了“罗漾明奖学金”,助推母校多多培养优秀学子。

他还支持旅日山西乡亲成立自己的民间社团——山西同乡会。2000年初,旅日新一代华侨几股力量终于合为一体,成立了山西在日华侨同乡自己的组织——山西同友会。2003年5月23日,山西同友会主要成员召开总会,决定更名为“日本山西同乡会”,李扩建先生被推举为首任理事长,罗漾明先生则被推举为最高顾问。凡是关乎山西乡亲福祉和家乡发展的事情,他都热心过问,尽可能出主意或参与。

2008年元月,90岁的罗漾明先生和另一位山西乡亲杨名时先生携带儿孙,专程来到位于东京青山“晋凤楼”的山西同乡会,通过电视向家乡人民拜年。

另外,他还只身参加了日本山西同乡会组织的北京奥运会的庆祝活动。

2010年秋,罗漾明先生因病住院。日本山西同乡会会长李扩建闻讯,马上和同乡会的年轻人们一起登门探望。在交谈中,他再次关切地询问山西近况。

2011年8月8日,罗漾明先生在日本去世,享年92岁。这位世纪老人生前在他那颗跳动的心里,时刻装着中国,装着山西。媒体在报道罗漾明先生事迹时,用了这么一个标题:“继承先烈志,爱国爱民;拳拳赤子心,此心难移。”这应是对他的人生经历和心路历程的真实写照。

NHK的老一代听众依然念叨罗漾明先生,“金嗓子”的声音,仿佛还在人们耳边回响。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