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知韩网 跨境电商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无锡新闻第一看点 >

楚校官——吃完请负责:“四一二”政变三大未解谜团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一路向北,一路向东南。在全国劳苦大众的支持下,节节胜利。受北伐胜利的影响,上海工人举行三次武装起义,终于取得成功。在1927年3月22日组建了以中国共产党人为主的临时政府,这件事震惊世界,引起了帝国主义列强的恐慌。于是国民党右派蒋介石在帝国主义及大资产阶级的支持下,发动了“四一二”政变,将屠刀杀向了他的盟友中国共产党及广大劳动大众。于是第一次国共合作宣告破裂,中国革命陷入低潮。但“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意识到了只有枪杆子才能出政权,走上了武装革命的道路……

“四一二”政变,史家研究颇多,但还有一些问题,似是而非。笔者根据自己的研究,解答一二,以飨读者。

一、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是谁领导的?

1926年末或1927年初,周恩来风尘仆仆从广州赶到上海,住进了辣斐德路辣斐坊(今复兴中路复兴坊,与上海新的标志性建筑思南公馆仅一步之遥——笔者注)孙津川的家里,这里也是中共中央军委的办公点。周恩来到上海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兼组织部主任陈独秀的副手,但据中共早期活动家郑超麟在其晚年的回忆录《史事与回忆》(第一卷)中记载:“周恩来(除了分担陈独秀的组织工作外)还担任了非常秘密的工作,即军事工作。”

此刻,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装起义已经失败,担任这次起义的领导人是国民党员钮永建和共产党人、时任上海总工会委员长的汪寿华。1926年10月23日晚,共产党领导的工人200余人与鈕永建领导的帮会组织百余人(对外号称800人与1000人),兵分两路攻打闸北与南市两地的警察局,由于双方兵力悬殊,不到一小时就失败了。但共产党损失惨重,中央军委的核心成员奚佐尧和他率领的十余人中有多人牺牲了。

1927年2月,北伐军打入浙江,兵临杭州城下,2月23日上海工人举行了第二次武装起义。领导者是刚从北方调来上海不久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上海区委书记罗亦农,与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由于缺乏经验,以及原先答应“并肩参加暴动”的国民党人吴稚晖、钮永建等按兵不动,又失败了。

但共产党人不屈不挠,在失败当天就准备再次组织第三次武装起义。陈独秀亲自参加了中央与上海区委的联席会议,决定由上海总工会发布命令,扩大武装组织,准备再次暴动。会议决定成立指导第三次武装起义的“特别委员会”,简称“特委”,由陈独秀、罗亦农、赵世炎、尹宽、彭述之、周恩来、汪寿华、顾顺章8人组成,并由罗亦农、赵世炎、周恩来、汪寿华负责第一线指挥。周恩来为中央军委书记。其实当时的中央军委书记,并不十分重要。共产党连一支军队都没有,熟悉军事的领导人也很少。至于周恩来,当时也还不是中央政治局成员。

从“特委”成立至3月30日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完全胜利,“特委”共举行31次会议,陈独秀参加了30次,每次会议他都发表了重要讲话。3月19日,北伐军攻占龙华,“特委”决定3月21日上海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特委”决定罗亦农坐镇虹口施高塔路四达里总指挥部;周恩来、赵世炎在前线指挥,陈独秀在中央宣传部所在地北四川路横浜桥南郑超麟的住所,通过交通员郑超麟和夏之栩与指挥部联系,掌握情况,参与指挥。3月21日凌晨,在起义最后紧急关头,陈独秀还匆匆赶到罗亦农处,与罗亦农一起指挥。3月22日当起义取得完全胜利,上海总工会第一次公开在闸北湖州会馆挂牌办公,陈独秀还在庆祝胜利的大会上公开发表演说(见《徐梅坤回忆录》)。由此可见,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的胜利是中国共产党集体领导的结果,陈独秀是主要领导人。

二、在“四一二”政变时,杜月笙扮演了什么角色?

1927年4月初,上海的形势波诡云谲。4月5日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将自己亲笔书写的一块“共同奋斗”的牌匾送到上海总工会,同时却磨刀霍霍,准备对他的同盟者中国共产党大开杀戒!而这一系列活动中,打先锋的是上海帮会。

4月11日晚,年仅27岁的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坐一辆汽车,连一个警卫员也没带,来到了法租界华格臬路(后改为宁海西路182号,现为延中绿地约在上海市民林附近——笔者注)杜月笙公馆。他是应杜月笙邀请到其府上商议解决工人纠察队与帮会组织“中华共进会”之间的摩擦事宜的。临行前,工人纠察队的总指挥顾顺章曾建议他带一小队工人纠察队员去,但汪寿华笑着回答:“不用。我和杜先生是老朋友了,这次暴动成功,他帮了我们不少忙,给了我们不少枪。再说,不久前一群溃兵滋扰浦东杜家祠堂,是我派兵将他们灭了的。我与他有来有往,翻不了脸。”但是这一次,汪寿华大意了。

一进门,只见大客厅里站着杀气腾腾的大流氓张啸林,边上是杜月笙的四大弟子芮庆荣、叶焯山、马祥生与顾嘉棠。汪寿华吃了一惊,连声说:我是杜先生请来的客人……张啸林回答:等的就是你!说罢将手一挥,只见芮庆荣冲上前来,抡起大棒劈头砍下,汪寿华应声倒地……“不要做勒我屋里厢,不要做勒我屋里厢……”不知什么时候,杜月笙跑了出来,他连声高叫:“新房子刚刚造好,拿伊做勒我屋里厢,今后啥人还敢来上门?!” 马祥生疾步上前,将汪寿华瘫软的身子塞进麻袋,与顾嘉棠一道抬出房门装上汽车,开到枫林桥,将汪寿华活埋了!这样,就在4月12日前几个小时,汪寿华被杀害了,使得事变发生时80万工人群龙无首!(见上海解放初马祥生、芮庆荣被捕后的交代,以及上世纪80年代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出版,由章君穀著、陆京士校订的《杜月笙传》第二册第一节“开刀祭旗宰汪寿华”至第六节“白光一道活活埋掉”对将汪寿华击昏于杜公馆、活埋于枫林桥的详细描述——笔者注)。

杜月笙一生信奉的是“刀切豆腐两面光”,在大事变中哪股势力都不得罪。这一次他是严重误判了形势,彻底倒向蒋介石那一边,伤害了共产党!事后,蒋介石论功行赏,封他为少将参议。但是他这套少将服,一生只穿过一次,拍了张照,就压在了箱底。

以后杜月笙拿半生来赎罪,秘密地、或者是半公开地帮助共产党人与进步人士,他安排中共秘密党员杨度住在薛华立路(现建国路)自己的住所;杨度去世后,他用自己的车深更半夜送周恩来到杨府见了杨度最后一面,此刻周恩来人头值8万大洋;他资助斯诺出版《西行漫记》;他帮助许广平出版《鲁迅全集》……但是都没有用。1949年初,他拖儿带女,带着一家老小离开上海移居香港,身上只有10多万美金,坐吃山空。他身患哮喘,这种疾病最不适合在香港这种湿热的气候下生活。据说潘汉年曾派人做过他工作,希望他返回上海生活;据说他还动过回上海的念头。但其实这是不可能的。杜月笙是何等聪明的人?在港期间他专门订了份上海的报纸,天天仔细翻阅。1950年刊出的两则消息令他心惊肉跳:一则是汪寿华烈士的遗体在枫林桥挖出,血衣等遗物在新成立的工人文化宫公开展出。另一则是留在上海杀害汪寿华烈士的凶手马祥生、叶焯山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并在逸园举行万人公审大会后,押赴枫林桥,在他们活埋汪寿华的地方枪毙……

杜月笙长叹一声,他在上海发家,曾被外国人称之为“上海王”,但这一次他是再也回不去了……

三、在“四一二”政变时,周恩来是否被捕过?

沒有,准确地说,周恩来只是被国民党反动军队短暂扣押了一段时光。

1927年4月12日清晨,在上海工人纠察队各个机关都被反共的国民党26军占领,3000余杆枪统统被收缴以后的关键时刻,周恩来突然接到26军第二师师长斯烈的来信,邀请他到宝山路天主教堂该师部商谈。据1957年12月22日,周恩来在上海会见曾经参加过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的老工人代表时说:“我是接到该师师长斯烈托人带来的信,来见他的。他的弟弟斯励,是中共党员,黄埔军校的学生……”

于是周恩来带着时在中央军委工作的徐梅坤,一会儿来到了宝山路天主堂的第二师师部。哪晓得一进门,一队士兵蜂拥而上,将他们俩扣了下来。

“你不是要我来谈北伐军与工人纠察队冲突的事吗?”周恩来神色凝重地斥责道。

“现在已经不是说话的时候了!”斯烈回答。他匆匆离去,将周恩来交给了在该师担任营长的他的弟弟斯励,吩咐他严加看管。

斯励跨步上前,行了个军礼说:“周主任好!”

周恩来脸色铁青:“你还有脸承认自己是黄埔的学生!你还有脸来见我这个先生!”

斯励连忙回答:“周主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快跟我走!”说罢,他带着周恩来、徐梅坤从天主堂侧门走出,送到了安全区域……(见徐梅坤回忆录《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时的周恩来》一文)

又据当时在罗亦农身边工作的黄逸峰回忆:罗亦农听说周恩来去了第二师师部,十分焦急,亲自打电话给26军党代表赵舒(当时北伐军各部,担任党代表的基本上都是共产党员——笔者注)。当赵舒匆匆赶到宝山路天主堂第二师师部,周恩来已经获释了。

周恩来不会忘记自己的学生斯励的!难怪他在1931年顾顺章叛变后的那个非常时刻,在那个漆黑如磐的夜晚,当他和赵容(即康生),带着中央特科的十多个枪手,来到顾顺章的家里,突然看见与顾顺章的妻子张杏华一块儿打牌的斯励时,是那么的惊讶,以及说不出来的痛苦……

(作者为文史学者)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