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知韩网 跨境电商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无锡新闻第一看点 >

东海白塔高级中学:编余琐谈

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近些年微信盛行以来,常见一些文章以惊悚的标题为噱头吸引人们的眼球,内容则往往以胡编乱造历史人物的所谓的绯闻,刻意地嘲弄、丑化乃至诋毁历史伟人。几个月前,我在微信朋友圈见到一篇题为《宋庆龄为何不愿与孙中山合葬?宋庆龄晚年与自己秘书再婚》的文章(署名“千奇百怪”,以下简称“奇文”),阅读后当即转给上海宋庆龄研究会的薛会长,并表达了我的读后感受:“最近看到好几篇有关孙中山宋庆龄胡编乱造的文章(微信),广为流传,影响极坏。不知情的人信以为真。现转上一篇,其点击数竟已十万加了。是否可找到源头?告其污蔑诽谤?”薛会长很快回复说:“现在网上确实什么都有,但官方和权威的文章不多,权威机构应该经常发布真实可信的文章,并有以正视听的办法或机制。”

再说这篇“奇文”要说明的所谓两点史实,在近一二十年来有关出版的宋庆龄论著中早已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拙著《细说孙中山家族》(上海辞书出版社2016年6月版)有《20世纪最伟大的女性——孙中山夫人宋庆龄》一章,就宋庆龄为何安葬在父母身旁和她的婚姻生活都有翔实地介绍。我特别要介绍著名孙中山研究权威专家尚明轩與魏秀堂合著的《宋庆龄的后半生》一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12月版),有一节“直面流言蜚语”,全面梳理了宋庆龄一生遭遇的各种人生攻击和诽谤,指出别有用心者最拙劣的伎俩就是对宋庆龄与孙中山的婚姻关系和个人私生活方面散布流言蜚语,进行诽谤和中伤。我想,如果稍微了解一点宋庆龄的历史,就知道自1920年代以来社会上对她婚姻和私生活的造谣诽谤未曾停息过。面对各种造谣诽谤者,她也从不沉默忍受,总是给予坚决回击。1948年她曾坦然对恶毒诽谤者说:“关于我的婚姻,完全没有什么可以遮遮掩掩的。我丈夫是在有合法婚姻自由时才与我结婚的。”“就我本人来说,我认为只要我与反对党的工作有联系,这种诽谤性的攻击就会继续下去,哪怕到我满头白发的时候。”事实不幸被宋庆龄言中,“文革”期间,她已步入老年,但针对她婚姻和私生活的造谣诬蔑沉渣泛起,且又添加如“奇文”散布的“宋庆龄晚年与自己秘书再婚”,胡说什么“宋庆龄又结婚了”、“不再是孙中山夫人了”。这些谣言四处流传,连海外也有人不负责任地采信对宋庆龄中伤的流言。美国著名记者和作家斯诺、索尔兹伯里在所著的书里都有严重的史实错误。十年“文革”浩劫,无法无天,申辩无门,宋庆龄在给友人爱泼斯坦的信中无奈地说“我想,对那些无端诬蔑,我只有闭上眼睛——外面那种敲锣打鼓的喧闹声已经叫人心烦意乱了。希望你离得远,听不到”。可时隔那么多年,对宋庆龄中伤的流言竟会借助互联网会重新散布,而且大有市场。看到不少阅读者几乎一边倒的留言,真令人心生悲叹。我想,倘若人们有爱好读史的习惯,翻阅拙著或尚明轩与魏秀堂的书,历史真相一目了然,怎么会相信那些胡编乱造的拙劣之文呢?

最近微信圈又在疯传一篇有关孙中山家事和婚姻题为《孙中山,竟然还有这些事》(还改头换面题为《他还有这些事》)的文章。此文也如“奇文”一般,充斥各种常识性错误,真假混杂,以假乱真,蒙骗大众,丑化孙中山。

文史工作者和媒体人面对编造历史的文章实充斥网络,决不能袖手旁观。去年,在我向上海宋庆龄研究会薛会长转发那篇“奇文”不久,该会推出了“上海宋研会微信公众号”,义不容辞地担当起研究、交流和宣传宋庆龄生平事迹、思想和精神的职责和使命。

(2019年2月27日)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ad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