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野三关新闻网 >

奥杜尔的圣物:中共领导人与爱泼斯坦的世纪友谊(连载)

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先后为其祝寿

当爱泼斯坦70、80、90寿辰先后来临时,分别得到过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接见或探望,也与宋庆龄、邓颖超等国家领导人有着良好关系。1995年,江泽民和李瑞环代表中央前往祝贺他的80大寿。2003年,当他88岁米寿时,时任国家总理的温家宝专程登门祝贺。2005年4月1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到爱泼斯坦家中看望这位老专家。

可是,比较低调的他极少在同事面前提起这些,曾帮助邓颖超脱离敌区危险一事,也是40多年后邓小平接见他时,邓颖超自己讲给大家听的。

1985年4月20日,爱泼斯坦在北京迎来他一生中最难忘的70寿辰。至此,他已在中国工作了半个多世纪。他的一生把国际主义与热爱中国密切结合起来,他常说:“中国就是我的家!”其间,他加入了中国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为了祝贺他70寿辰和在华工作半个多世纪,宋庆龄基金会、外国专家局、文化部外文局、中国建设杂志社在人民大会堂为他举行了热烈的招待会。

特别令爱泼斯坦激动和难忘的是,在招待会之前,邓小平、邓颖超、习仲勋、胡乔木、邓力群、乔石、姬鹏飞、许德珩、朱学范、黄华、康克清、周培源等中央领导同志在福建厅亲切会见了他一家三代人。面对邓小平和邓颖超等特意前来祝贺的这一难得场景,在场的国家外专局的同志为他们抢拍了这张难得的照片,与邓小平单獨的合影,连同几张邓小平向爱泼斯坦举杯祝贺的照片,成了爱泼斯坦在中国唯一一次和邓小平单独合影的珍贵记忆。

这天下午5点,福建厅喜气洋洋。第一位到的是康克清大姐,她带了一束鲜花,对爱泼斯坦说:“热烈祝贺您70大寿!这是我家里自己种的紫丁香,特意采来送您的,愿您像百花盛开,祝您健康长寿!”

不一会儿,邓小平、邓颖超以及其他中央领导人陆续步入福建厅,他们都热烈地向爱泼斯坦表示祝贺。爱泼斯坦坐在邓小平旁边,一边还有邓大姐及其他领导同志。他们在一起亲切交谈着。邓小平对爱泼斯坦说:“您都70啦!”爱泼斯坦风趣地说:“我还小呢!”接着他问候邓小平:“您近来身体都好吗?”邓小平说:“还好!没什么大毛病。”

爱泼斯坦最近随同一批40年代来过中国的美国老朋友、老记者重游了延安、重庆等地,刚刚返回北京,所以他对邓小平提及了此事:“这次我和美国老朋友跑了许多地方参观访问。我们看到不少变化,感到欣慰。”

邓小平说:“您在中国工作都有52年了?”爱泼斯坦说:“是啊!我两岁就随父母来到中国,15岁开始到报社工作。”

邓小平说:“您在中国工作了这么长时间,真不容易呀!”他停了一下又问:“您出生在波兰?”爱泼斯坦答:“我是出生在波兰,但很小就离开了。1916年去日本,1917年才到中国。”邓小平说:“我也去过华沙,那是1925年从法国回来时经过华沙的。”

爱泼斯坦深情地环视一下高朋满座的大厅,不禁动情地对小平说:“今天大家都来祝贺我,我非常感谢中国同志们!”

邓小平接过话说:“祝贺是应该的,您52年来一直为中国人民的革命工作,确实不容易!”爱泼斯坦说:“我工作得很不够。”邓小平说:“说不够,就难讲了。”

这时,邓颖超大姐回想起一段往昔的珍贵友情,她对大家说:“我和爱泼斯坦同志是老朋友了。我们最早是1937年在天津认识的,‘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占领了北平,我逃到天津要买船票,经过斯诺的介绍认识了他。在他们帮助下,我才逃出天津去西安办事处。”邓大姐转过脸对爱泼斯坦说:“都50年了,可您还没怎么变,只是头发白了。”邓大姐关切地询问爱泼斯坦的家庭情况。她很怀念爱泼斯坦的夫人邱茉莉。这位英国妇女与爱泼斯坦患难与共,密切合作,一起为中国革命和世界进步事业而奋斗,可惜邱茉莉已在半年前不幸病逝。

邓大姐问爱泼斯坦:“您们有孩子吗?”

爱泼斯坦指着后排说:“有,今天他们也来了。”

邓大姐说:“快叫他们过来见见面!”

这时爱泼斯坦的女儿、儿子走了过来。这是爱泼斯坦夫妇多年抚育的两个中国孩子,现在都长大成人,建立了小家庭,所以今天来的有女儿、女婿、儿子、儿媳,还有爱泼斯坦最疼爱的外孙小宁宁。

爱泼斯坦向小宁宁招手说:“宁宁,快过来向邓爷爷、邓奶奶问好!”

这时,天真活泼的小宁宁跑到邓小平跟前,甜甜地喊了声:“邓爷爷好!”他搂着邓爷爷的脖子,让邓爷爷亲了亲他的小脸蛋。然后,小宁宁又跑到邓颖超跟前说:“邓奶奶好!”他也和邓奶奶亲了亲。这聪明的孩子纯洁的举止,感染了在坐的老爷爷、老奶奶们,大家都发出开怀的欢笑。

此时,孩子成了中心话题。孩子们代表着未来,今天的话题也许使爱泼斯坦想起他多年来在宋庆龄直接领导下从事的正义事业,其中重要的是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爱泼斯坦深有感触地说:“我们的工作都是为了孩子们!”

邓小平听说小宁宁6岁了,便扳着手指说:“6岁了,啊,到本世纪末才20多岁,正是时候。到那时,情况会比现在好多了。”爱泼斯坦说:“孩子们可以进入21世纪,他们可以生活70多年。”邓小平说:“孩子们可以看到我们国家的第二个奋斗目标。”爱泼斯坦说:“他们还可以为第三个目标服务!”邓小平听了点点头,爽朗地大笑起来。显然这里老一辈的交谈,不仅充满信心地展望了未来,也表达了对孩子们的无限希望。

爱泼斯坦以十分崇敬的心情对邓小平说,“我非常敬佩您这样高龄了,还从事大量的工作。”邓小平说:“我现在工作很少了。”爱泼斯坦笑着说:“但是,您做的是卓有成效的工作!”

会见结束时,邓小平、邓颖超等中央领导同志与爱泼斯坦一家合影留念,然后一起去参加招待会。爱泼斯坦在这次的答谢词中曾经语重心长地疾呼重视对外宣传。

据后来爱泼斯坦回忆说:“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与邓小平接触,当时已经81岁的邓小平精神矍铄,健康硬朗,没有任何领导人的架子,很亲切、很自然。邓小平先是祝贺我的70岁生日,并对我能在中国坚持工作52年进行了称赞。随后,我们一家人和邓小平、邓颖超围坐在一起共进午餐,闲聊一些家常。”令他印象深刻的还有,邓小平问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经历,他如实告诉说“在监狱中度过了5年时光”,邓小平则告诉他说自己也离开工作岗位有6年的时间,并笑谈道:“我没有进监狱,比你的处境强。”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但当我们再谈起这个话题时,已经非常轻松了。在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爱泼斯坦还提及:“说起来有些遗憾,在抗战时期,我一直在延安工作,而当时邓小平负责晋冀鲁豫地区的工作,没有见过面。其实对邓小平是早有耳闻的,刘邓大军在当时的知名度是很高的,还有些传奇色彩,这些外国记者都知道的,但总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我没机会采访到邓小平。”“在新中国成立后,我就很关注他的政治活动,他在中共‘七大’和‘八大’上作过报告,我都看过。但我们第一次见面已经是1985年的事了。当时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已经实施一段时间,很受世界注目,有一批外国记者来集体采访中国改革开放的进展情况,我作为当时《中国建设》的总编也参与其中,其间邓小平与这些记者在人民大会堂进行了短暂的交流,算是一个记者招待会吧,当时他的精神状态很好,思维非常敏捷,也很有风度,给外国记者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印象最深的是,外国记者经常提到中国的四个现代化,邓小平会不断纠正为社会主义现代化。但由于接见的时间很短,我没有机会和邓小平进行更直接更亲近的交流。”

尽管再没有与邓小平面对面交流,但爱泼斯坦为邓小平理论以及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对外宣传做了大量工作,据他后来回忆:“在中国改革开放不被国际了解和认识的时候,对外宣传工作就显得十分重要,我参与了邓小平主要著作以及《邓小平文选》的英文版译注工作,但我不是翻译家,而是最后把关的人,因为许多有中国特色的说法需要寻找类似含义的词语来说明,所以最后的把关很重要,否则会出现误解和歧义,可能我这个母语是英语的“中国通”是比较合适的人选。这本书翻译过来叫《邓小平论现代中国的基本问题》,我不知道中文对应的书名是什么,主要包括了邓小平在1987年之前发表的文章,其中论述的内容很广泛,有关于一国两制的,如何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以及关于和平共处、党的纪律等等方面的论述。”

1995年,在爱泼斯坦80 寿辰时,江泽民和李瑞环也来到人民大会堂为爱泼斯坦祝贺,他在答谢辞中谈起西方传媒对中国的攻击多于赞扬,曾“语惊四座”。他对工作十分较真,感到不如意,就分别上书江总书记和中宣部长。他说:“对外宣传的主要目的是广泛而有效地传播中国的真实情况,而绝不是谋求什么利润。我们当然应该避免浪费,为真正达到宣传目的所必要的花费则绝不是浪费。有损于此的所谓节约,并不是真正的节约,而恰恰是一种浪费,浪费了比金钱贵重得多的东西!”足见,爱泼斯坦老人议政,在幽默风趣的语言背后,是极其认真冷静的思索。

党和国家领导人一直以来对他的关爱,进一步令他化作了热爱中国并为之建言献策的动力。2000年新世纪来临,爱泼斯坦对于新千年满怀憧憬。他在給国家外国专家局的一封信中说,在科技领域,中国在去年岁末成功发射并顺利回收了第一艘宇宙飞船。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必将拥有载人航天飞船,从而成为继美国和前苏联之后的第三个国家,也是发展中国家中第一个能够发射飞船的国家。

2005 年4月17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来到爱泼斯坦的家中,亲切看望这位在中国工作了70多年的老专家。

4月的北京,春意盎然。下午3点多,胡锦涛来到爱泼斯坦家中,同他及其家人热情握手,表示问候,还送上了插满鲜艳花朵的花篮。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等陪同看望。

再过几天就是爱泼斯坦90岁寿辰。胡锦涛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祝爱泼斯坦生日快乐,健康长寿。胡锦涛动情地对他说:“几十年来,你亲身经历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怀有真挚的感情,为中国的发展和进步作出了很大贡献。你既是我们心心相印的好同志、好朋友,又是杰出的国际主义战士。”

90岁高龄的爱泼斯坦精神矍铄,他十分感谢胡锦涛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来看望自己,十分感谢党中央、国务院对长期在华工作和生活的外国老专家的高度重视和亲切关怀,并向胡锦涛赠送了他上一年出版的自传体回忆录《见证中国——爱泼斯坦回忆录》。

在交谈中,胡锦涛说:“多年来,你以精湛的业务技能、坚忍不拔的毅力和精益求精的精神,写下了许多著作,记录了中国发生的伟大变革,向世界客观真实地介绍了中国的情况和成就。你和一批老专家对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作出的重要贡献,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胡锦涛还说:“在以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和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正确领导下,我们国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现在全党全国人民正满怀信心地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奋斗。我们一定要始终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与时俱进,开拓创新,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美好。”

看望结束时,胡锦涛嘱咐爱泼斯坦保重身体,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继续关心国家的发展,把丰富的人生体验和工作经验传授给年轻一代。

2005 年4月20日,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杰出的国际主义新闻战士爱泼斯坦90岁寿诞。

在他90岁生日的茶话会上,爱泼斯坦用这样简短的一句话,开始了他的答谢词:“我首先要深深感谢党、政府和中国人民给我的爱护和荣誉。下面,我想从更开阔一些的背景下来谈谈感想……”

什么是“更开阔一些的背景”?全场立刻肃静,满含期待,怀着崇敬的心情聆听他如何解开这个悬念。

在场者本来以为,爱泼斯坦一定会豪情满怀地回顾他在中国70余年波澜壮阔的新闻生涯,追述自己在中国人民最艰难的岁月,如何通过打字机和照相机向全世界真实地报道这个国家艰苦卓绝的斗争;在新中国成立后,又如何不辞艰危,满腔热情地大量报道这个国家50余年来走过的光辉而曲折的道路。然而,他却开门见山就讲“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讲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和它胜利的世界意义,讲中国人民为这个伟大胜利所付出的代价,讲“任何人都不应该忘记为了这一胜利所做出的牺牲以及它对世界进步所做出的贡献”,唯独没有一句话提到自己。在场者还原本觉得,爱泼斯坦一定会在讲话中追述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宋庆龄、邓小平以至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国领导人给予他的关怀和荣誉,以及和他们之间的亲密友谊。但是,他一句未提这些值得人们羡慕的殊荣,只是深情地回忆起他的“领路人”埃德加·斯诺。他说:“在庆祝这些改变世界的重大事件的同时,我们在中国也在纪念中国革命的先锋战士、记者和朋友埃德加·斯诺诞辰一百周年。他的经典报道《红星照耀中国》已被证明具有高度的预见性。在西方,他不是中国革命的唯一的朋友,他代表了并象征着所有和他一样的人。”很显然,爱泼斯坦仅仅把自己看作是“所有和他一样的人”中的一个。在场者还本来认为,爱泼斯坦可能会提到他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的冲击和磨难,特别是曾被当作“国际间谍”在秦城度过5年监狱生活的痛苦经历。然而,他也一字不提。看来,有着国际主义大胸怀而豁达大度的他,从未将这段经历看作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段曲折。在场者本来以为,爱泼斯坦一定会热情洋溢地用诗一般的语言感谢中国朋友为他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这个隆重的生日聚会。可是他依然只是平静地说:“今天大家在这里所表示的对我的深情厚意,我想是出于对我们实现共同目标的一种欢乐情绪。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我只不过是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我只是触及到了国际影响的一些方面。中国产生国际影响,根本在于她的巨大进步。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和过去一样,前进的道路上还会有更多的阻碍和磕绊,可是进步将会继续。所以,就我个人来说,我更愿意把你们今天的热烈情绪看作是我的一个真正的新生命的开始,而不是对我过去历程的一个总结。”多么平静、谦和、理智的态度与表述,只有把个人的一切成就、贡献、荣辱、喜忧都放在历史和时代的大背景——也就是他所说的“更开阔一些的背景”——之下来审视,才能拥有内心世界的如此一片纯净,没有自矜,没有自悲,没有个人的恩恩怨怨,有的只是对人类前途的乐观和信心,对整个世界的清醒认识和理性判断!

基于以上出人意料、非同凡响的答谢辞,当爱泼斯坦结束他18分钟的讲话时,人们情不自禁地纷纷起立,报以不同寻常的长久的热烈掌声。他的这种超然境界还余意缭绕——茶话会结束前有个细节——当朋友向他献上一幅精美苏绣画像且问他像不像时,他莞尔一笑,说:“我好像见过他。”

艾培,是这位国际知名记者、中国对外传播专家爱泼斯坦的爱称,爱泼斯坦的朋友们都喜欢这样亲昵地称呼他。而他则会伸出手来,回报一个“铁钳”般强而有力的握手,一声“同志”让人备感亲切温暖。基于这一点特征,人们就不会不理解他以上的真情举动和大爱胸襟及其人格魅力了。

90寿辰之际,爱泼斯坦还坚持专程去了一趟天津,一是故地重游,二是参观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还在天津参加了“爱泼斯坦90寿辰”个性化邮票的发行仪式。从两岁到20岁,爱泼斯坦在天津生活了18年,那份感情他无法拒绝。从天津回到北京后,他又接受了电视采访。

2005 年5月26日上午11时,国际著名记者、作家伊斯雷尔·爱泼斯坦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6月3日,数千人自发地纷纷前来参加了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很多人在现场泣不成声,一位老人含着热泪对记者说:“爱泼斯坦,是内地的最后一位国际主义战士。”(下)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