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游金地新闻网 >

姜太公的小岛好玩吗:章衣萍写儿童读物

章衣萍(1902—1946)是中国现代作家中的才子,因为“我的朋友胡适之”和“懒人的春天哪,我连女人的屁股都懒得摸了”为人诟病,让他一辈子没有伸到皮。前一句被列为“肉麻主义”;后一句话,虽然在曹聚仁和温梓川的文章里已说他是冤枉,是他的绩溪同乡汪静之创作的,他只是引用收入到他的《枕上随笔》而已,可现在的文人们忙着趋名逐利,浮云终日,却懒得去还章衣萍的清白。温梓川说:“衣萍一生著作等身,已出版的著作有二十余種之多,但今日仍为世人所知的,恐怕也只有那部《情书一束》吧。”诚哉斯言,“摸屁股诗人”的称谓他还不知要背多少年。

章衣萍自我的评价很高,他曾很自信地写下诗句“敢说文章第一流”。他写作的体裁很广,小说、散文、诗歌、评论都有涉及。既然世人只知《情书一束》(1925年6月由北新书局初版),那他还为儿童写了些什么就更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了。也许人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他还能写儿童读物,所以很少有人提及他在儿童文学方面的成果。

章衣萍的造句简洁,读他的文章“就像是吃冰淇淋,入口就化”,他自己说是为胡适抄写文章时,多多少少有受胡适的影响。他的儿童文学创作起于一次朋友的聚会,温梓川说:“记得有一次谈起衣萍的文体,我说他那种浅显的文句,最适宜于写儿童文学。他应该走孙毓修的路子,中国的儿童读物也最缺乏。在座的章铁民也颇以为然。衣萍自然首肯,‘一·二八’后,他果然出版了不少的儿童文学丛书。我相信衣萍在文坛上的地位,将来恐怕不会是《情书一束》,倒是那一大堆儿童文学丛书吧。”他还说章衣萍“为儿童书局写了几十种历史人物等儿童读物,裨益小学生不少”。

这里说的儿童书局是张一渠在上海办的专门出版儿童读物的书局,是中国的第一家。儿童书局出版的“中国名人故事丛书”三十种,其中除《岳飞》《花木兰》是章衣萍与夫人吴曙天合编的外,其余全是他编写的。

章衣萍为儿童写书十分认真,他在《马援》(1936年5月北新书局初版)的序里说:“无论做什么文章,没有比名人做传记,更使我感动而且麻烦的了。……我平生做文章,很少起草稿的。但这番替儿童书局写中国名人故事,有时竟不能不起草稿,而且再三修改。我为什么要这样小心呢?怕的是唐突古人,贻误少年读者而已。”他在《陶渊明》序里说他处处为小朋友着想,用趣味的笔法写趣味的诗人,把一些诗句译成白话,以便让孩子们更能懂得。

他在写作上虽说为了让小朋友们更易懂,而改了诗句为白话,但他行文从不端架子,像是跟小朋友们平等地交流。只要不是太深奥的引文,他都照录,相信小朋友们能理解。他为什么要写这个人物,在序文里都交代得详尽,采用了谁的观点,参照了哪些书籍也都交代得很清楚,正直而诚信。

他也知道一本书的教育意义,通过对人物描写,讲一些道理给小朋友们,亲切自然,不做作,也许这里面也有他自己的人生观。在《马援》的第27-28页,他说:“读书人的一生,只求足食足衣,有一乘短毂的车,一匹马,做一个君吏,使乡里的人都说好,那就不错了。至于要多少钱,不过是自己找苦头吃罢了。”这么平易的话,相信好学的小朋友们都是能从中受到启发的。

章衣萍除“中国名人故事丛书”外,还为儿童书局写了大量的作品,如《儿童演说四讲》《儿童作文讲话》《我的儿时日记》《寄儿童们》《给小萍的二十封信》《我的祖母》《我的童年》等,还与林雪清合译了《苦儿努力记》。

章衣萍为儿童写的书,可以说超过他其他文学作品量的总和,人们不应因那两句“名言”而忽视他对中国文学的贡献。能为儿童写书的作家,是值得人们尊重的。

作者单位:四川文艺出版社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