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游金地新闻网 >

景百孚败局:神秘富豪难解债务危机

网友评论:

兴业银行老蒋的白手套

转发了

玩完了吧

转发了

转发了


景百孚败局:神秘富豪难解债务危机

富豪景源,37岁时改名为景百孚。孚,信也。

这个高大的山东汉子颇为低调神秘:尽管名下一度拥有四家上市公司,亦是富豪榜常客,但他的起家过程却鲜有人知。

过去多年,他活跃于香港,与华融、海通、中民投等金主均有交集。从去年开始,年已半百的景百孚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和信用危机,旗下多家上市公司风雨飘摇。

他的生意为何爆雷?

景百孚往事

景百孚1970年出生于山东烟台,目前拥有香港永久居留权。上世纪90年代,景百孚还叫景源,干的是时髦暴利的IT经销商生意,与福建的实达集团颇为熟悉。1998年,景百孚还创办了系统集成商东方龙马软件公司。公开资料显示,他还曾经出任过福建四通电信公司总裁,这家公司与当时叱咤中关村的四通集团有密切关系。

很快,景百孚不满足于IT产业,开始向刚刚勃兴的房地产业进军。2000年后的一段时间,他先后创办了北京百顺达房地产公司、北京昂展置业等公司,与孙宏斌在早年合作开发了一些项目,地产也成为他后来最重要的生意之一。

景百孚最早在资本市场露面,是2001年前后介入实达集团(600734.SH)。

实达集团曾是上世纪90年代最重要的IT企业之一,以电脑尤其是外设设备分销知名,也是中国第一家上市的IT公司。由于历史原因和内乱,曾为国企和员工持股的实达集团在2000年前后被有心人瞄上,2001年,景百孚为股东、董事长的盛邦投资受让实达集团二股东实达电脑工会14.22%的股权,成为实达集团第三大股东。此后,景百孚更担任了上市公司董事长。

到了2007年,昔日强大的实达集团已连续亏损被披星戴帽,景百孚名下的地产公司长春融创(与孙宏斌的融创集团无股权关系,该公司在2007年成为北京昂展置业的子公司,后注入实达集团)再受让实达集团第二大股东富莱德持有的14.65%股权,以总持股28.87%成为控股股东,景百孚也成为实达集团实际控制人。此后十多年来,景百孚掌握的实达集团股权逐渐增至37.7%。

此后,景百孚又转战香港。从2010-2014年,景百孚先后入主三家香港壳股上市公司,即现在的企展控股(1808.HK)、嘉年华国际(0996.HK)、仁天科技控股(0885.HK),将名下的IT、地产、物业乃至餐饮等各类资产搬运腾挪到资本市场。其中,嘉年华国际主要为景百孚的青岛海上嘉年华项目资本平台,企展控股则注入了东方龙马。

春风得意之时,景百孚凭借名下的几家上市公司成为富豪榜的常客,2018年仍有12亿美元身价,也偶尔出现在娱乐新闻的花边之中。

但细究之下,景百孚的生意和资产颇为庞杂,并没有突出强势的主业,过于依赖资本财技。

实达集团是景百孚名下最主要的上市公司。入主实达集团后,他迅速注入地产业务,实现了上市公司的盈利。不过,景百孚的地产业务实力一般,2015年后又连同其他庞杂业务一齐被剥离出上市公司,实达集团通过收购转型移动智能终端、物联网安防等,再次实现盈利,保壳成功。

过去几年,景百孚名下的上市公司和资产不断整合。最初,景百孚将东方龙马以及福建实达(打印机、电脑等业务)先后被注入企展控股、仁天科技控股,仁天科技控股后又收购企业展控股,近几年逐渐向物联网概念转型。2018年,景百孚还试图将仁天科技控股卖给实达集团,做强实达集团的物联网业务。

景百孚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嘉年华国际也先后收购其名下的青岛海上嘉年华项目、成都物业公司、高端餐厅金钱豹等。

这些资本运作令人眼花缭乱,但缺乏实际业绩支撑,最终导致景百孚陷入债务泥潭。

债务危机

景百孚的危机在实达集团欲收购仁天科技控股时就已初显。当时,上交所两次就收购资金来源等问题下问询函,实达集团在2018年6月终止了收购交易。公告称,终止原因主要为融资政策收紧。

景百孚的生意圈不乏大佬交集。他早年的地产项目多与孙宏斌合作,山东的部分项目与沈国军的银泰合作,董文标成立中民投时,景百孚是股东之一,“小中民投”蔷薇控股成立时景百孚也参股。他在香港资本市场的出手,背后亦有赖小民时代的华融以及海通等大金主的身影。

但从2018年起金融环境突变,大批资本玩家爆雷,华融、中民投先后“出事”,景百孚的危机也随即出现。裁判文书网披露的资料显示,2016年左右,华融为景百孚的长春融创提供融资支持,受让了北京昂展公司持有的对长春融创6000万元债权。2018年3月8日债务到期后,仅归还了部分资金,尚有2950万元未偿还,构成违约。

2019年初,“缺钱症”导致景百孚的危机彻底爆发。当年3月初,景百孚控制的仁天科技控股、嘉年华国际等纷纷股价大幅跳水,到了月底,景百孚持有的部分实达集团股份因为质押未按期回购,导致被动出售。紧接着,实达集团出现债券兑付困难,债权人申请冻结了北京昂展持有的实达集团36.6%股权以及实达集团银行账户。

实达集团此时经营已陷入危机,继2018年亏损后,2019年因应收账款和存货、商誉减值预计亏损16亿元到21.5亿元。困境之下,景百孚不得不出让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

2019年11月,景百孚及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的实达集团大部分股权(32.92%)表决权以零对价出让给郑州航空港区兴创电子,以换取兴创电子的流动性支持。实达集团易主后,景百孚辞去董事长职务,旗下高管纷纷离职。

景百孚不仅辞去实达集团董事长,还辞去了他担任的嘉年华董事会主席一职。去年3月,嘉年华国际股价大跌,原因是景百孚的持股此前基本抵押给建银国际、海通国际、金利丰等五家券商,用于借债9.18亿港元,最终由于无钱还债导致被部分强制出售。去年9月,嘉年华试图向海通国际求助贷款,以贷款资本化方式配发股份融资,但因一位债权人不同意而失败。

债务压力下,嘉年华国际已多次被债权人申请清盘。2018年嘉年华因物业、应收账款减值及证券投资损失导致亏损37亿港元;2019年上半年,嘉年华国际因金融投资亏损产生负收入5.4亿港元。

景百孚的仁天科技控股和企展控股也出现经营巨亏。2018年,仁天科技控股亏损28亿港元,2019年上半年再亏14.4亿港元。

目前,仁天科技控股正在“大清仓”甩卖业务。今年2月26日,仁天科技控股公告称,决定出售青岛嘉盛泰科技、深圳市中光远科技、深圳市海亿康科技三家公司,这些公司是2015年收购的物联网概念公司。此外,仁天科技控股还将出售旗下北京微应软件科技公司41%股权,这些股权潜在作价3500万元。

仁天科技控股股东Better Joint、Mystery Idea因1000万港元债务,被破产管理署下达了清盘令。Better Joint、Mystery Idea为景百孚全资拥有,总计持有仁天科技控股38.5%股权,Better Joint也是嘉年华国际的股东之一。

仁天科技控股附属公司企展控股为筹集资金,最近进行了股份配售,但只筹集了约2541万港元。配售完成后,景百孚还持有44.06%股权,承配人持股16.67%。

景百孚的债务窟窿到底有多大不得而知,但过去几年的承债式资本扩张显然是其爆雷的主因。一地鸡毛之中,他的自救还在继续。

恒指代理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