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商都汽车网 成功保险网 聚齐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元宝山新闻网 >

马婷婷不雅视频:1988年人民日报为崔健正名轰动海内外

1988年开始,人民日报连续发表多篇流行歌曲的评论文章,这是流行歌曲的评论首次出现在党中央机关报上。随后人民日报介绍了崔健、配发了《一无所有》的词曲,还主办过歌星和歌曲评选,并且请崔健在评选开幕式演出中压轴。

1988年7月16日,人民日报第七版头条刊出《从〈一无所有〉说到摇滚乐——崔健的作品为什么受欢迎》一文,版面左下方还配发了《一无所有》的词曲,此举轰动海内外。

今天的人已经很难理解,一位歌手、一部作品为什么在那个年代还需要人民日报这种政治性极强的报纸出面说话。人民日报文艺部原记者、报道作者陈原,带我们走进那个年代、走进人民日报推进的媒体思想解放。

人民日报为什么要为流行歌手发声

进入上世纪80年代,尽管国门已经打开,但上纲上线式的批判仍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我(陈原)是七八级大学生,邓丽君的歌声在我读大学时已经传进大陆,尽管同学们私下都在欣赏,但仍处于地下状态,被认为是“靡靡之音”。流行歌曲、摇滚乐、现代作曲手法等都与资产阶级画了等号。

歌曲《乡恋》问世时,因其旋律的温情、演唱的甜美和发声方法而遭到严厉批判。

如今已过花甲的苏小明,曾是海政歌舞团独唱演员,1980年她以演唱《军港之夜》而成名,当初就有人谴责她:部队怎么能唱这种歌曲呢,歌声里水兵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战舰还在那里摇啊摇,如何打仗?

那个年代,《信天游》《黄土高坡》等新创“西北风”歌曲风靡一时,这些作品吸取民族民间音乐的营养,吟唱本能、直抒胸臆、情感真挚、朗朗上口,但因为与几十年来的习惯演唱和创作不同,于是也成了争议的焦点。

叶小钢现任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常委,谭盾如今享誉海内外,可谁曾想到,30年前,他们和瞿小松、陈怡等一批新锐作曲家,写出的音乐被称为“新潮乐派”,时不时还要被点名批判。

有的文章称他们:赶西方音乐的时髦、远离人民大众、以杂乱无章为美、追求的是资产阶级文艺的唾余、背离民族文化。

面对这样的一种文化环境,身为党中央机关报的人民日报,其文艺版站在思想解放的最前列,从文学、戏剧到电影、美术、音乐、舞蹈,一再冲破旧观念的束缚,在关键时刻发声,推动文艺前行的步伐,引导并改变了文艺创作的社会环境,在当代中国文艺发展史上留下了难忘的一笔。

1988年开始,人民日报连续发表多篇流行歌曲的评论文章,这是流行歌曲的评论首次出现在党中央机关报上,其中有缪也的《在开放的潮流中求发展——对我国通俗音乐创作问题的思考》、乔建中的《通俗歌曲的民歌意蕴》、金兆钧的《风从哪里来?——评歌坛“西北风”》,文章发表后,影响全国。一位一向反对流行歌曲的评论家在一次研讨会上批评道:我给人民日报投稿批判流行歌曲,他们不登,可现在反倒刊登吹捧流行歌曲的文章,目的何在?

副总编范荣康提议为崔健和摇滚乐正名

别看那时崔健的《一无所有》已经问世两年,但崔健的演出仍然阻力重重。

首先想到为崔健正名的,是报社分管文艺的副总编范荣康。与老范的谈话中我发现他的思路是,为崔健和摇滚乐正名,可以彻底消除人们陈旧的艺术观念,打开思想解放的大门。连摇滚乐都能创作、演唱,其他就更不在话下了!

崔健热爱的是摇滚乐,可摇滚乐在那个年代却被视为典型的资本主义文化,无论演出还是词曲都不被主流意识所容纳。

尤其摇滚乐所蕴含的那种反叛精神、躁动情绪,更被视为异端,有人对摇滚乐的恐惧远远超过了对港台歌曲、西北风、新潮乐派。

崔健每次出场,演出现场更是如临大敌,甚至连观众的反应都要干预,不准起立、不许欢呼,我亲眼见到一男孩因为跳起来跟着欢唱还挨了一脚。

1988年7月初的一天,我在报社大院遇到老范,他热情地问我,最近写什么呢?有没有好演出?然后就说:“我看你们版面可以介绍崔健和《一无所有》。”我听后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范,这行吗?”老范斩钉截铁地答复:“行,没问题。文章直接送给我看,要快,现在正是时候!”

我赶紧打电话给一位音乐专家,请他动笔。他动笔也很快,两天后就完成了。我将稿件排印成小样送老范审阅,他却没通过,认为这样写过于专业化,力度不够,既不适合媒体,也不适合大众阅读。“你自己写吧!快点!”老范最后要求我。他还告诉我尤其要描写几笔演出现场的情景。

我回到办公桌前,写写改改,次日再送老范,老范当即通过。等到作为头条排上大样后,老范审阅时又来电话,要求将《一無所有》的词曲配在版面左下方。

人民日报很少刊登歌曲,更别说还要词曲一起见报了,人民日报印刷厂那时还是排版,工人也不会排。我只好找到《歌曲》编辑部主任冯世全帮忙,他是《北京的桥》的作者,《歌曲》登的就是词曲,这种事情当然不成问题。不过,他一听要刊登《一无所有》,当即惊呼:真的吗?

崔健父亲感谢党报为儿子说话

文章和词曲见报后的当晚,我还在办公室,收集蜂拥而来的反馈,惊讶、肯定、叫好、疑惑,应有尽有。夜里,我与崔健的父亲通了电话。崔父哽咽了,说感谢党报为儿子说话:“我儿子干的是正事儿!”

现在人们只记住了人民日报介绍了崔健、刊登了《一无所有》,其实,人民日报还主办过歌星和歌曲评选,并且请崔健在评选开幕式演出中压轴。

开幕式候选曲目囊括了改革开放十年来男女老幼最熟悉的歌曲,有许多就是流行歌曲,也有那些曾被批判的歌曲,大陆有100首,港台有50首,外国有50首。候选歌手不分唱法,结果成了歌手“大检阅”。人民日报为此还专门在报上刊出选票,供读者填写。

评选开幕式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彭冲副委员长和中宣部、人民日报、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广电部的领导一起坐在主席台上,欣赏了候选歌手的演唱,压轴的就是崔健,他的歌曲叫《一块红布》。

当天,新华社发出通稿,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直播,中央电视台录播,次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了消息。

演出后,我们问彭冲副委员长如何,他笑着说:很好啊,就是音响太大了。

原来,那场演出因为怕观众听不清、不过瘾,所以音量开得很大,而音响不知怎么,又直对着主席台,结果,台上恐怕有点震耳欲聋了。

1988年12月24日,在人民日报头版刊出新华社的消息《“十年金曲”、“88金星”揭晓》,报道说:为广大歌迷所热切关注的“新时期十年金曲和1988年金星评选”在京揭晓。

《少年壮志不言愁》《血染的风采》《黄土高坡》等24首大陆创作歌曲,《我的中国心》《故乡的云》《龙的传人》等12首港台歌曲以及《北国之春》《草帽歌》等12首外国歌曲获奖。

董文华、刘欢、苏红、成方圆、王虹、李玲玉、韦唯、郁钧剑、吕念祖、屠洪刚获金星奖,此外,崔健、杭天琪、田震、孙国庆获优秀歌手奖。

自从人民日报介绍崔健并主办演唱会后,崔健的创作和演出便毫无阻碍、顺利进行,媒体报道崔健和摇滚乐也不再是禁区了。

(《纵横》2018年第6期 )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

    昆明按摩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