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元宝山新闻网 >

tokyo hot n0441:乾隆为何选择嘉庆做接班人

乾隆六十年,85岁高龄的乾隆决定将皇位禅让给第十五子永琰,也就是后来的嘉庆,自己退位称太上皇。在后世评价中,嘉庆既不伟大,也不昏庸,资质平平,缺乏特点。但他为什么能战胜其他16个兄弟,成为乾隆的接班人呢?

好学敏求,脱颖而出

乾隆皇帝本来对永琰并不十分满意,认为他较为平庸,其实,永琰能通过乾隆帝二十二年的漫长考察,最终登上皇帝宝座,确有他的过人之处。

大家知道,乾隆帝实行的是秘密立储,那么,永琰应该不会知道他已经被立为皇太子,但是当时大家私底下都在猜,猜的结果是乾隆帝如果传儿子,基本上就是永琰;如果要是传孙子,当年冤死的皇长子的第二个儿子绵恩的可能性最大。

绵恩是“长房长子次孙”,但乾隆实际上是把他当长孙看的。既然乾隆帝对长子有一份歉疚,只好拿孙子补报,将孙子封为亲王。要知道,乾隆帝封绵恩亲王的时候,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全部封王,而且,绵恩身材魁梧,仪表出众,武功超群,长期担任京师禁卫军的领导,负担保卫北京的重担。绵恩生于乾隆十一年(1746),比他的叔叔永琰还大十四岁。

但是,北京的王公还是更倾向于把宝押在永琰身上,他们不大相信皇帝能绕过儿子,传位孙子,乾隆帝以前谈经论史,曾批评过明太祖朱元璋。批评朱元璋什么?批评朱元璋将皇位传给孙子,埋下了后来骨肉相残的祸根儿。就此来看,永琰胜算更大。

再者,有学者分析认为,清朝历来有立贤不立长的传统,自关外就如此。富察皇后去世后,乾隆迁怒于老大永璜、老三永璋,认为他们因为有了继承的可能而心里暗暗高兴,所以就以礼仪不周而将他们贬斥,结果两人很年轻就死了。四子永珹被乾隆过继给履亲王。六子永瑢被过继给慎郡王。这两人也事实上不可能成为太子了。八子永璇因为头脑糊涂,好饮酒,乾隆对他非常失望。十一子永瑆长于书法,是清代四大书法家之一,但永瑆文人习气太重,比较懒散,乾隆也不太看好他。

乾隆早年子嗣比较多,所以出手大方,说废谁就废谁,到晚年多女而少子,年长的儿子基本都被他排除在外,所以只能在剩下的几个孩子中挑,最终相中了十五子永琰。永琰的优点是非常好学,他13岁即通《五经》,被业师朱珪赞为:“好学敏求,诵读则过目不忘,勤孜则听夕不怠。”

韬光养晦,取信父皇

对此,永琰应该认识得到,他肯定知道他是热门的未来皇帝候选人之一,这样一来,怎样通过父亲苛刻、漫长的考察,他一定下了一番苦心,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智囊——师傅朱珪。

师徒二人都知道,一旦永琰被秘密立为太子,他们必将处在乾隆帝的严密监视之中,所以,都很小心谨慎,为人做事也很低调,连话都很少说。当然,能通过考察的关键是获得乾隆帝的喜欢。永琰个性循规蹈矩,沉默持重。这是个缺点,也可以说是个优点。在中国历史上,雄才大略的英明统治者的继承人,往往相对平庸一些,可见英明的君主并不欢迎同样的英明的继承人,这样的例子很多。

当然,仅仅忠厚也不行,还得显示出一些其他方面的特长。怎么显示呢?父皇又没给自己什么差事,无法干出一番业绩。乾隆五十四年,永琰被晋升为亲王,名为嘉亲王,依然是光杆亲王一个,什么权力也没有。于是,永琰只好勤奋学习。他起早贪黑,刻苦攻读。大家知道,现在的教育体制都有个学习周期,学到一定程度就毕业了,永琰什么时候毕业?乾隆帝什么时候让他当太子,他就什么时候毕业。

不过,乾隆帝看到他学习兴趣浓厚,派给他个差事,就是让他协助老师照看皇孙、皇曾孙、皇玄孙的学习,拿今天话说,相当于班级里面的学习委员或班长一类的班干部,不算正式的国家干部,但永琰干得勤勤恳恳。

此外,永琰还不失时机地讨皇帝的欢心。怎么讨皇帝的欢心?机会不多。乾隆帝是个闲不住的人,到处巡游,要是南巡、东巡,皇子们都打心眼里愿意去,但是,要是到东北祭祖,谁都找机会推辞,那地方人烟稀少,荒凉得很。此时在皇子心目中,“关东家”的概念已经淡薄,一次一个皇子向皇帝汇报本衙门官员的人选时,说某某是关东人,不开窍,不能用。乾隆帝大怒,说你以为你是北京人,你就是关东人,太祖、太宗都是关东人,你居然看不起关东人,简直就是忘本!

永琰随父皇到东北祭祖,时时表现出虔诚的态度。在昭陵(今沈阳北陵),乾隆帝跪在皇太极的坟前,朗读祭文,泪随声涌,永琰也是热泪夺眶而出,不禁失声痛哭。到了抚顺,永琰还做了首诗,献给父皇:

守成继圣王,功德瞻巍峨。

永怀肇造艰,克勤戒弛惰。

诗的意思是不忘祖宗创业的艰难,勤奋工作,守住祖宗的江山。从技巧和格律上看,写得未必十分高明,但乾隆帝看后赞赏不已,说立意高远,格调健康,不忘祖宗,是太祖高皇帝的好子孙。又把其他皇子骂了一顿,说他们居然写诗抱怨长途跋涉,即使到了祖宗陵寝前依然无动于衷,把上坟当成了游山玩水,简直毫无心肝。

这样一来,永琰通过了乾隆帝的考察,太子地位稳固不摇。

一诺千金,传位太子

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日,公历是1795年的10月15日,在圆明园勤政殿,乾隆帝当众开启了密封二十二年的鐍匣,取出发黄的上谕,宣布永琰为皇太子,改名颙琰,命他即日移居紫禁城内毓庆宫。颙琰叩头谢恩,表示谨遵圣谕,修身历练,以期不负重托。

紧接着,乾隆帝又宣布了更为惊人的决定:

以明年为嘉庆元年,正月初一举行传位大典,自己退位稱太上皇帝,仍自称“朕”,太上皇谕旨称为“敕旨”。至于皇帝和太上皇的分工,乾隆帝也作了安排,皇帝处理“寻常事件”,如果有重要军国大事以及官员任免,由太上皇亲自指导处理,新授府道以上官员,都要到太上皇前谢恩。太上皇还有一个职责,就是每天要对皇帝进行“训谕”。

看来,颙琰这个“儿皇帝”不好干。

嘉庆元年的正月初一日,公历是1796年2月9日,清朝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一场千年罕见的传位大典在紫禁城举行。八十六岁的乾隆太上皇不靠搀扶,迈着稳重的步伐登上太和殿的宝座台阶,就皇帝位。三十七岁的皇太子颙琰立在西侧,侍卫近臣分立太和殿内外,大殿前广场文武百官按文东武西原则,分班肃立。暹罗、安南、朝鲜等属国也派使臣前来朝贺,场面壮观而又庄严。

坐在太和殿皇帝宝座上,看着眼前的皇帝玉玺,乾隆内心波澜起伏,一会儿,这一切就不属于他了,六十年的时光如过眼云烟,他能坦然地面对这一切吗?

根据《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这部书记载,此时的乾隆发了一场小孩脾气,临时决定不把玉玺授给颙琰,说什么大事还是我办,还是放在我这儿方便,给他他也用不着,一会儿把《传位诏书》念一遍就得了。这可急坏了几位大学士,因为这样一来,典礼就不圆满了,传播天下,臣民怎么看乾隆?于是连哄带劝,直到乾隆答应交出玉玺为止。

乾隆久久端详着这枚由他使用了六十年的玉玺,然后毅然俯身授向跪在脚下的皇太子颙琰,颙琰赶紧双手高举过头,虔诚地接过玉玺……

礼成,太上皇还宫,嘉庆帝在太和殿即位,接受群臣的朝贺。与历朝历代的登基大典比起来,这个典礼就寒酸得多了,但不管怎样,他终于坐上了皇帝宝座。

(《嘉庆皇帝》 人民文学出版社,喻大华/著)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