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工厂新闻网
ad

铁路工厂新闻网

你的位置:主页 > 元宝山新闻网 >

东京戏剧是如何发展的?

我对日本戏剧从古典时期的歌舞伎、人形净琉璃一直到今天的一些观念比较新的小剧场话剧一直深感兴趣。可是什么算是东京戏剧?这个概念很让我费解。看到另外一个答案,谈的似乎是东京现当代剧院和演出经营的状况。所以,重点究竟是什么?戏剧本身,还是商业开发?若是后者即非我兴趣也非我专长,实在无可奉告。

保险起见,我在最后会简单列几段日本戏剧学家郡司正胜在歌舞伎入门一书当中的段落,来说明一下直到明治维新时期,新剧进入日本前,江户—东京的剧场情况,(书比较早古,请忽略上面笔迹)。

下面还是就从比较贴近问题的日本戏剧简单讲一点我知道的状况。

西方戏剧进入日本,其时间大概是从1870年前后的明治维新时期,称为“新剧”。就剧目而言,据我所看到过的资料显示,在高等学府当中最初引进也是比较受到欢迎的主要还是莎士比亚、歌德一些戏剧/文学名篇。到1900年前后,原本在一般民众中较受欢迎的歌舞伎开始逐渐遇冷,而新剧就乘虚而入,从高校普及到一般市民中,到了二战前后,引进了像易卜生这样名剧作家的剧目。

这其中与中国现当代戏剧有很大关系的是,1906年,在当时旅日的中国进步学生中,以李叔同、欧阳予倩(1907年加入)为首也赶了这波风潮,组成了著名的“春柳社”,在日期间演出过《黑奴吁天录》《茶花女》等不少新剧。后来春柳社解散,社员回国后,又把演剧的风潮带回了国内。欧阳予倩在1921年就和熊佛西等人组织过剧社,也办过剧刊。到了解放后,欧阳予倩成为了中戏的第一任校长,熊佛西担任上戏第一任校长。

新剧这波风潮一直从明治维新持续到(昭和时代)二战后大约是1950年以后。才随着左翼学生活动的兴起逐渐告一段落。

到了1960年—1970年前后,是整个日本左翼浪潮和政治运动频繁的年代。1960年,发生了几乎波及全国上下的“安保斗争”,之后学生中的新左翼崛起,直到发生了1968—69年的“全共斗”事件。受此影响,欧美戏剧受到了排斥,而当时较为活跃的学生团体开始以演剧的方式 恢复日本古典戏剧的一些传统,进行激烈的自我表达。这个时期也就是后来非常著名的日本第一代地下戏剧时期。像蜷川幸雄、铃木忠志、寺山修司这种亚洲甚至世界知名的大师都是在那样一个年代迅速成长起来的。

这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日本当代戏剧部分。

08年的时候,我第一次看了寺山修司剧本,流山儿祥导演的音乐歌舞剧《玩偶家族》。这个戏当时在全国好几个地方包括香港都演出过,我一连看了2次。寺山修司这个人很怪,他自己导的电影我并不喜欢,但他写的戏剧本子我却十分钟意。大概也是因为他那种尖锐生冷而又华丽的表现力在舞台上更有冲击力的缘故。

再有一点,那个时候,也是我被上方歌舞伎迷得乱七八糟的年代。04年和07年四代坂田藤十郎先后两次来中国的演出,我都去看了。日本歌舞伎主要分为关东地区即以市川家为第一宗家的江户歌舞伎,和关西地区由初代藤十郎和芳泽菖蒲确立了“女方”写实派表演特色的上方歌舞伎。通俗点说,就是江户派擅长豪放的男人武士戏,而上方派则擅长婉约华丽的女人戏。后来09年的时候,在兰心登台出演《牡丹亭》的坂东玉三郎也是上方歌舞伎“坂东流”下的大家,其身段和做打的功夫,是我在舞台上看到过最像大家闺秀的“杜丽娘”。

至于流山儿祥,本身就是70年第一代地下小剧场话剧的干将,本人既是演员又是导演,曾经和铃木忠志、唐十郎等有过多次合作。我后来在北京上海看了好几次铃木忠志的演出,比如特洛伊女人,酒神狄俄尼索斯,李尔王——我觉得他们之间确实有非常共同的东西。但铃木忠志的表演无论剧作还是演出形式,都显然更为华丽极致。他将大量的歌舞伎、能乐、净琉璃等日本传统戏剧特色,融入到古希腊神话和悲剧题材中,日本戏剧之美,一是极为艳丽华美的舞台妆扮,二是表演上讲究一种强烈的程式/仪式感,在加上音乐、配器的极致烘托,因此具有一种异常凄厉饱满的特殊氛围。可以说是相当对我胃口。

最可惜是作为世界级著名的莎剧名导,蜷川幸雄的莎士比亚我始终没能在舞台上见到。蜷川这个人很有趣,电影拍得好,概念一直都非常新锐,今年5月的时候,他的武藏来上海演出,剧本是我喜欢的一位日本作家井上厦的作品。藤原龙也主役宫本武藏。虽然说整场演出都完成得一丝不苟,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是那么过瘾的感觉。也可能是因为我对蜷川的觊觎始终还是莎士比亚的关系吧。

在第一代地下戏剧浪潮过去后,到了70和80年代,地下戏剧又接连有过2次小高峰。日本戏剧之前那种强烈的突刺感和穿透力逐渐消失了。到了90年代,也就是2000年前后,日本开始流行起安静戏剧——我看过一两次这一时期的小剧场话剧。总体来说,给我的感觉受到法国先锋戏剧包括北欧一些现代派后现代派的影响很多。对于像我这样古典戏剧的爱好者来说,虽然偶然也能感到一点新意,但终究觉得寂寞。那之后,我对国外剧团的关注就转去以色列了。毕竟那里有目前世界一流水准的莎士比亚和世界上最好的现代舞团。

日本戏剧与社会动向自古至今似乎一直保持着一种极为密切的关系。日本进入到经济萧条时期后,戏剧也开始呈现出一种碎片化和无力感。这两年铃木忠志在上海一带多有活动,包括他著名的演员工作坊也落户来了中国。不晓得是否跟这种趋向有关。

日本戏剧的相关书籍在中国大陆并不多见,相对我倒是看过台湾出版的像平田织佐等写的演剧入门或者德永京子的演剧最强论等书籍。有兴趣的可以去找来看看。

当然,戏剧的魅力永远在于舞台。看书总不如看戏来得醒目有趣。

ad
  • 游金地新闻网,莫旗新闻网,无锡新闻第一看点,元宝山新闻网,野三关新闻网,鞍山一中新闻网,汕头新闻网ad5u